Fyodor Sollogub. Illustration for ‘The Tale of the Golden Cockerel’, late 1880s–1890 People taking rest on a beach in Yalta, Crimea, 1910 "Suzdal: Eternal harmony of heritage and traditions" Leonid Zhdanov, The Sun and Moon of the Russian ballet: Marina Semenova and Galina Ulanova. Vladimir Vyatkin. Plasticity. 1984 What Russia was like in 1944 Labor Day Soviet postcards The Labor Day on May 1 Vasily Vereshchagin, ‘Russian troops storming the city’ (an episode of the period of the Russian conquest of Central Asia in the second half of the XIX century).
传奇人生 传奇瞬间:回顾苏联体育界的经典照片 15张苏联明信片 与你感受5月、春天和欢乐

光影中的胜利:1944年苏联民众在战争中的生活与努力

这些珍贵的档案照片不仅记录下二战时前线的艰难时刻,也记录了后方的生活。让我们来看看现在已经不复存在的这个国家的影像。
来源: Russia Beyond

前线摄影师与军队一起经历了整场战争,直到攻占柏林。他们凭借勇气,使数以千计的战时照片得以公之于众,其中许多照片保存至今。下图是军事摄影记者叶夫根尼·哈尔代(Yevgeny Khaldey)在解放后的塞瓦斯托波尔拍摄的照片。1年后,他拍摄了自己最著名的照片——《胜利旗帜高悬国会大厦》(The Victory Banner over the Reichstag)。

 / russiainphoto.ru / russiainphoto.ru

米特里达梯山(Mithridates)上的刻赤文物博物馆遗址与希腊的帕台农神庙遗址十分相似。

 / russiainphoto.ru / russiainphoto.ru

“重获新生!”人们在被摧毁的塞瓦斯托波尔废墟上休息。

 / russiainphoto.ru / russiainphoto.ru

与此同时,孩子们则在塞瓦斯托波尔的海滩上享受日光浴。

 / russiainphoto.ru / russiainphoto.ru

《战争就是这样结束的》(This is how wars end)是哈尔代的传奇照片,也是一张非常悲惨的照片。它像不像瓦西里·韦列夏金(Vasily Vereshchagin)的画作《战争的神化》(The Apotheosis of War)。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著名狙击手瓦莲京娜·库萨诺娃(Valentina Kusanova)正在瞄准。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1944年以列宁格勒突破围困这一关键事件拉开序幕。在将近900天的时间里,这座城市一直被纳粹德军包围,食品和药品供应被切断。许多人死于炮击和饥饿。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苏联摄影师与红军分享了最感人的时刻。下图是苏联儿童获得解放的照片,他们是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彼得罗扎沃茨克(Karelia,Petrozavodsk)占领集中营的囚犯。标牌上写着:“禁止翻越铁丝网,否则将处以死刑!”

 / russiainphoto.ru / russiainphoto.ru

 

一支德国战俘行军队伍穿过莫斯科。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1944年,苏联军队解放了克里米亚、白俄罗斯、西乌克兰和波兰。下图为坦克驶过解放后的利沃夫(Lviv)。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苏联士兵被当作英雄解放者,人们用鲜花和幸福的泪水欢迎他们。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下图是一群年轻女性在献血站排队为伤员献血。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令人惊讶的是,莫斯科地铁在战争期间仍在继续建设。尤其是发电厂站(Elektrozavodskaya,下图左)和游击队站(Partizanskaya)的建成和启用。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与此同时,解放后的城镇又恢复了平静的生活,人们重返岗位,结婚生子。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电影制作也在继续,例如谢尔盖·爱森斯坦拍摄了自己的代表作《伊凡雷帝》(Ivan the Terrible)。在下图中,导演与扮演主角的尼古拉·切尔卡索夫(Nikolai Cherkasov,左)合影。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1944年,在莫斯科动物园,一头熊与游客互动。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乌里扬诺夫斯克市的居民为“费利克斯-捷尔任斯基”号汽船送行。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当大多数男性都上了前线后,妇女们承担起了“男性化”的劳动。下面的照片展示了列宁格勒一家工厂的炮弹生产过程。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在图拉的一家机床厂生产武器(同样,几乎都是妇女)。

 / russianphoto.ru / russianphoto.ru

需浏览俄文原文稿件,请登陆《俄商贸资询》网站

相关阅读:与“勃兰登堡的麦当娜”玛丽亚·利曼斯卡娅重逢
战火中的温暖:1944年苏联飞行员拯救孤儿的感人故事
 

| www.tsrus.cn/680165| 

2024年5月7日
标签: 历史战争伟大卫国战争苏联摄影胜利日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