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亚“大博弈”早已尘埃落定了吗?

2013年6月28日
【 字号:
6月20日,吉尔吉斯斯坦议会就终止北约部队在该国首都郊外玛纳斯机场基地中转中心租赁协议一事进行了投票表决。此举意味着该中心基础设施将于明年7月全部关闭。
制图:Alexei Yorsh
制图:Alexei Yorsh
http://tsrus.cn/456283

扫一扫

自2001年,美国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建立空军基地以来,关于关闭该基地的传闻便不绝于耳。吉领导人经常提出关闭该军事基地一事,每次都能得到美国方面的各种特惠。其这样做自然也是为了向对在前苏联境内存在国外基地(特别是军事基地)心存妒恨的俄罗斯邀功。例如,2009年,吉第二任总统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ev)访问莫斯科时曾正式宣布关闭美国空军基地,甚至还签署了相关法令,但几星期后又宣布其决定并非最终决定。

最后,有关各方达成协议,建立以支持北约在阿富汗行动为目的的中转中心,取代空军基地。2010年吉发生革命风暴后各方又重新回到这一问题上来。时隔一年后,吉第三任总统阿坦巴耶夫(Akmazbek Atambaev)表示,希望在玛纳斯见到民航运输中心而非军事基地。他指出,首都机场存在外国军事基地对这个年轻国家来说并不是好兆头。这是否意味着美军在吉尔吉斯斯坦境内的军事存在就此划上了句号?或是一个新的省略号? 

今天,谈到前苏联地区各种进程的时候,人们常常会联想到十九世纪时国际政治中的俄罗斯与西方国家的利益,不管恰当还是不恰当地援引鲁德亚德·吉卜林的《大博弈》的内容。然而,事实上当前中亚的地缘政治并不是建立在几个力量中心残酷竞争基础上的“大博弈”,而是他们之间多层次相互依存的范例。一方面,俄罗斯将后苏联空间视作其独家利益区并遵循以特惠换特惠的原则行事。俄方获得军事政治和能源领域的特惠,作为回报则在债务、贷款和移民等问题上(这一点对于中亚各国来说极为重要)做出让步。例如,2012年9月普京总统到访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达成了将其在该国军事存在(坎特基地)延长至2032年以及合作开发水电项目的协议。

同时,俄罗斯同意免除吉方高达1.89亿美元的债务。俄罗斯与塔吉克斯坦之间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也遵循此模式。另一方面,与乌克兰和南高加索不同,俄罗斯在中亚地区很大程度上愿意与美国进行合作。这种意愿至少在阿富汗的军事行动中得到了体现。而且,俄罗斯对美军及其盟军撤军后阿富汗将会崩溃极为担忧。其能容忍美国在中亚国家的军事存在,原因也在于此。诚然,后一种情况还需进一步明确。俄罗斯无意扩大这种军事存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美国正在失去对俄罗斯作为其在该地区竞争对手的兴趣。如果可以与该地区国家直接建立联系,为什么还要把莫斯科拉进来呢?

其实,中亚国家本身自独立二十年来已习惯了本国外交多元化。即便是俄罗斯在欧亚大陆最主要的战略合作伙伴哈萨克斯坦,近年来也多次因卓有成效的合作而获得美国方面的褒奖。并且,目前正各方在就在哈萨克斯坦境内新开设一个北约中转中心的问题积极展开专家级的讨论。因此,无需就结束美军在吉尔吉斯的军事存在问题急于作出结论。并且,不能排除比什凯克希望在与北约和美国关系中“增加筹码”。因此,俄罗斯阻止这种情况发生的能力有限。而且,考虑到与吉尔吉斯斯坦政府的现有协议,俄罗斯也未必会为此斗争到底。

作者:谢尔盖·马尔科多诺夫(Sergey Markedonov),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国外区域学和对外政策教研室副教授。, 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美国,华盛顿。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