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ets Chinese tourists Vladivostok Solo travel Veliky Novgorod Vladivostok postcard Kamchatka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Mysteries and legends of the island of wild horses
徒步堪察加:寻觅普通游客无法企及的美景 在罗斯托夫自然保护区探寻野马岛的神秘与传说

阿尔泰地区的天鹅人:坚守现在与未来的库曼丁族后羿

一个几乎失去一切的原住民族仍在坚守希望。
来源: 作者:安东•阿加尔科夫(Anton Agarkov)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Anton Agarkov

阿尔泰山麓有一处湖泊,即使在最寒冷的时节也不会结冰。每年冬天,这里都会有奇迹发生。几十只天鹅会飞到湖中笼罩一片浓雾的开阔水域中栖息。这处湖泊备受库曼丁族人的崇敬。他们认为,大自然的精灵曾经伪装成鸟类飞来此处。传说中,精灵们会在湖中蜕去翅膀,变成年轻美貌的女子。 当时,没有人知道这处圣湖和神奇天鹅的存在。后来,一位猎人来到湖边,看到变成人形的精灵,并爱上其中的一位。为了使这位美丽少女留在自己身边,猎人偷走了她的翅膀并藏了起来。他的计划似乎成功了。少女找不到自己的翅膀,无法变回一只鸟,于是便留在猎人身边,而他们的后代就是库曼丁人,也就是天鹅人。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苏联时期的人口普查要么将库曼丁人列为单独一个民族,要么就将其与阿尔泰人各族混在一起。因此,库曼丁语究竟是一种语言还是一种方言,语言学家也始终未能就此达成一致意见。有些语言学家将库曼丁人视为阿尔泰民族的一支,但成为独立民族却可以获得某些特权。 库曼丁人一直视自己为独立的民族,其人口在20世纪初期已达到6334人。他们拥有自己的仪式、习俗和传统。例如,请客人抽烟斗是一种欢迎仪式,而死者在被下葬前,大家会抬着棺材绕房三周并用杜松子进行熏蒸,目的是关闭死者死后的世界大门。库曼丁人有自己的宗教信仰和萨满巫师,后者能够来往于天堂和地狱之间与灵魂沟通。在20世纪中期的苏联时期,身患绝症的苏共领导人和集体农场场主不仅会接受医生的治疗,也会接受萨满巫师诊治。这些治疗似乎对其中一些人很有帮助。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如今,库曼丁族人口刚刚超过3000人,被认为是一个小民族。有些人认为,他们的传统只不过是历史记忆的模糊残影。“我奶奶是这样做的……,我爷爷是这么做的……”,人们常会这么说。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库曼丁人曾以游牧、狩猎和捕鱼为主要职业,但在21世纪初期基本放弃了狩猎,改为种植蔬菜,而捕鱼量也不能超过被允许的配额。当我问他们,应该在哪里体验真正的库曼丁族文化时,这些天鹅人告诉我说:“那得回到70年前了。” 他们的宗教为其民族特性所固有,却遭到苏联政权的打压。正是在那个时代,库曼丁人的孩子说自己母语的愿望被压制。“你们这些村民,你们不会说俄语”,当时库曼丁人的孩子就是这样被俄罗斯族孩子嘲笑。这是一个民族失去生存根本的主要原因。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人种学家来考察时将库曼丁人的民族服装、有萨满特色的物品和传统家居用品拿走,这对该民族的文化发展造成很大伤害。如今,想要了解自己的民族服装,库曼丁人必须前往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才可以,而那里只允许从事恢复民族文化工作的学者进入。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据历史学家称,库曼丁人从未表现出敌意。当第一批俄罗斯定居者抵达阿尔泰山麓时,库曼丁人对他们表示热烈欢迎,并教会他们如何在针叶林中生存,以及如何度过寒冬。作为回报,库曼丁人得到的却是被侵略和暴力对待。库曼丁人没有报复,只是进一步退到森林深处,然后越退越远。“我们没有足够强大到成为一个主权国家”,现在有些天鹅人会这样说。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几乎失去一切,而民族文化也处于濒临灭绝的边缘,库曼丁人却以一种强烈的决心坚守自己的现在和未来。在几乎丧失民族语言后,他们开始慢慢将其复兴。民族俱乐部的活动家们组织前往偏远村庄的考察,拜访长者,将其记忆和所知道的传说记录下来,然后在主日学校中教授给孩子们。
The life and times of modern Kumandins, the Swan People of Altai

Anton Agarkov

学生们喜欢这样的课程,也会向同龄人吹嘘自己属于一个古老的民族。如今,独特是很酷的一件事。晚上,年长女性会聚集在小屋里,用切碎的土豆制作特别的库曼丁饺子,喝着小麦茶,讨论生活,唱一首发自内心的歌曲。当然,她们用的是库曼丁语。
2017年1月8日
标签: 民族传统文化旅游旅游景点俄中旅游阿尔泰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