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el Fedotov Moscow 24th June Parade Space glory Trans-Siberian Railway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Manul Trans-Siberian Russian girls of 1900-10s
从太空俯瞰10座俄罗斯城市夜景

帕维尔·费多托夫:幽默讽刺的家庭场景画家

205年前的1815年7月4日,俄罗斯写生画家、黑白绘画艺术家帕维尔·费多托夫(Pavel Fedotov)诞生。他奠定了俄罗斯绘画的批判现实主义基础。
来源: 作者:娜塔莉娅·亚历山德罗娃(Natalya Alexandrova)
Pavel Fedotov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帕维尔·费多托夫

帕维尔·费多托夫生于莫斯科,父亲安德烈·费多托夫(Andrey Fedotov)是名九级文官,母亲名为娜塔莉亚,夫妻二人育有6个子女。未来画家的父亲参加过叶卡捷琳娜二世执政时期的俄土战争并作为奖励获得贵族身份。费多托夫11岁时父亲将其送入莫斯科武备中学。与同班同学,世袭贵族的孩子不同,他没有受到过良好的家庭教育,一入学就沦为落后生。但由于特别勤奋上进,费多托夫很快就赶上了同学们,到年底就成了班上最优秀的学生。他喜欢的学科是数学、化学和文学。/自画像(局部),1848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闲暇之余,帕维尔·费多托夫创作诗歌、歌曲和寓言,从事诗歌翻译、音乐,学习钢琴和弹吉他演奏,参加合唱团歌唱。他的最大爱好还是绘画。他画老师、朋友和同班同学的铅笔肖像画,还画漫画。费多托夫1833年以优异成绩从武备中学毕业,军衔升为当时俄罗斯帝国首都圣彼得堡芬兰兵团的准尉。费多托夫也参加过晚会和舞会,但总是带着铅笔和纸。不过军官的微薄薪水让费多托夫无法经常参加这样的活动,因此他开始将更多时间花在工作上,并认真钻研绘画。/ 《帕维尔·费多托夫和他的战友》(素描局部),1840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费多托夫1834年进入帝国艺术学院夜校学习,并直接被分配到二年级。上课不是强制性的,但费多托夫还是按时来上,周末则画一些兵团里的生活素描画和战友肖像画。他经常去圣彼得堡郊外寻找题材,对普通人的生活方式很感兴趣。这段时期费多托夫醉心于佛拉芒和荷兰大师的作品。/ 《掷弹兵团禁卫军的营地——搭军官帐篷》(局部),1843年,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圣彼得堡。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1837年夏,沙皇尼古拉一世的弟弟米哈伊尔·帕夫洛维奇大公来芬兰兵团禁卫军营地视察部队。帕维尔·费多托夫的第一幅大作品描绘的就是这一事件。这幅画他画了三个月。团长建议费多托夫把画呈现给大公,大公则令人难以置信地喜欢上了这幅画。米哈伊尔·帕夫洛维奇送给画家一只钻戒,并下令给他放个长假。费多托夫回到莫斯科的家里待到年底,回圣彼得堡后继续去上课。/ 《1837年7月8日芬兰兵团的禁卫军营地迎接米哈伊尔·帕夫洛维奇大公》,1838年,俄罗斯国家博物馆,圣彼得堡。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一段时间后费多托夫收到一封信,信中说沙皇命令他“自愿退役并投身于绘画”,每月为其发放100卢布薪水。费多托夫认为自己的才能不够,因此对这一建议考虑了很久,最终向著名画家卡尔·布留洛夫(Karl Bryullov)征求意见。布留洛夫认为费多托夫的技能欠缺,建议其不要放弃部队工作。费多托夫也是这样做的,但仍未放弃绘画,并于1844年离开兵团,成为一名自由画家。/ 《雨中莫斯科街头的场景》(局部),1837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费多托夫决定专注于描绘战争场面的绘画风格,但当时还是为朋友画了一些滑稽的素描画。一次他的一些画作通过共同认识的人被寓言作家伊万·克雷洛夫(Ivan Krylov)看到。后者建议他关注日常生活场景,于是1847年他的第一幅主题画作《初获勋章者》(或者叫《获得第一枚十字勋章者的早上》)问世。这幅画费多托夫已经不是用水彩画的,而是用油彩画的了。画作描绘了一个可怜的官吏向厨娘炫耀新勋章,厨娘则宽容地看着他,递给他唯一的一双靴子。/ 《初获勋章者》(获得第一枚十字勋章者的早上)(局部),1847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费多托夫的另一幅画作受到克雷洛夫的一篇寓言启发。寓言讲的是一位傲慢的姑娘拒绝了许多男子的求婚,最终却嫁给了个驼背老头。在《挑剔的新娘》这幅画中费多托夫描绘了一位中年新娘和她的新郎,以及对女儿出嫁感到失望的新娘父母。费多托夫将两幅画呈给布留洛夫看,这次布留洛夫对作品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并邀请他参加艺术学院展览。/ 《挑剔的新娘》(局部),1847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费多托夫还将其构思的下一幅名为《少校求婚》的画的画稿给布留洛夫看。布留洛夫也很喜欢这幅画,于是为费多托夫争取到艺术学院津贴和“院士候选人”身份。这意味着一旦画作获得成功,费多托夫将获得院士称号。事实也是如此。为了给这幅新画作找模特,他找遍了整个圣彼得堡,遍访商号研究并记下场景。他甚至还写了一整首诗来更充分地说明这幅画的情节,诗中讲述了少校工作不顺利及其决定结婚的故事。/ 《少校求婚》(局部),1848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末费多托夫获得认可,但生活却并非一帆风顺。官员们禁止从《初获勋章者》做石印,当时禁止发行费奥多尔·陀思妥耶夫斯基(Fedor Dostoevskiy)的小说选集,费多托夫通过给这些选集画插图赚钱,检察员看到了其中有君主制的插图。由于作品具有强烈的讽刺意味,以前赏识他的文学艺术资助者们开始断绝与费多托夫往来。当时他的父亲身患重病,怀有第二个孩子的姐姐失去了丈夫。费多托夫举办了自己的作品展赚钱帮助他们,愿意来一饱眼福的人排起了很长的队。/ 《赌徒》(局部),1852年,基辅国家俄罗斯艺术博物馆,基辅,乌克兰。
Pavel Fedotov

帕维尔·费多托夫

由于遇到烦恼,费多托夫变得不乐观,开始自我封闭,作品的情绪也变得更逆来顺受。情绪抑郁、手和眼睛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以及经常熬夜工作使费多托夫身体每况愈下,视力下降,开始受头痛折磨,1852年被发现有精神失常迹象。朋友和学院领导将其送入精神病院,沙皇也赐给他生活费。尽管如此,病情仍逐渐恶化,1852年11月14日费多托夫与世长辞。其最后一幅画作《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最终未能完成。/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局部),1851–1852年,国立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
2020年7月7日
标签: 文化艺术画家历史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