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linskoye Ekaterina Naboychenko Strakhov House Lena Pillars Tolstoy and Repin Maly Theater Rostov-on-Don airport Soviet people on the beach Yusupova policewoman
伊利亚·列宾眼中的列夫·托尔斯泰 俄罗斯的新机场:引人瞩目的建筑

探秘莫斯科小剧院神奇的后台服装魔法

莫斯科大剧院举世闻名,而对于那些会说俄语和懂俄语并喜欢古典戏剧的人来说,位于其对面的莫斯科小剧院则更加适合。在漫长的历史中,小剧院已经上演了数十部戏剧,并制作出数千件精美的服装。这里将为各位读者介绍其中一些最有趣的服装。
来源: 作者:亚历山德拉•古泽娃(Alexandra Guzeva)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每个剧院爱好者都很高兴有机会去后台看看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然而,即使对于记者来说,偷偷看看小剧院后台也是极为难得的。剧院的艺术总监和传奇演员尤里·索洛明(Yuri Solomin)认为,人们不应该了解舞台魔法是如何被创造的。否则,魔法就会消失不见得。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小剧院已经存在近两个世纪。虽然于1824年正式营业,但剧院的第一个剧团出现在1756年,尽管只是设在莫斯科大学内。从一开始,剧院就专注于排演古典戏剧,如加隆·德·博马舍(Beaumarchais)的《费加罗的婚礼》和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以及之后的亚历山大·格里博耶多夫(Alexander Griboyedov)的《聪明误》、尼古拉·果戈里(Nikolai Gogol)的《钦差大臣》和《婚事》,以及亚历山大·奥斯特罗夫斯基(Alexander Ostrovsky)的戏剧,当然还有安东·契诃夫(Anton Chekhov)的作品。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小剧院是一座进行作品轮演的剧院,每部作品都会上演很多年。目前的演出季上演超过20部戏剧,每部戏的服装都已准备就绪,等待着登上舞台成为众人瞩目焦点的时刻。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剧院的博物馆藏品有200多件历史悠久的演出服饰。尽管使用了多年,但大多数都处于良好状态,甚至会在重新上演保留剧目时被再次取出使用。所收藏的服装中最古老的一些可追溯至1849年。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自剧院成立以来,已经制作了超过上万件服装。一些原始设计至今仍然在使用,制作新服装时使用的依然是19世纪的技术。例如,如果服装设计师决定用真正的豌豆装饰《海鸥》中阿尔卡季娜(Arkadina)的礼服,那也没什么不行的!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以下将为大家介绍小剧院中收藏的一些最有趣的服装:

《海鸥》改编自契诃夫的戏剧。阿尔卡季娜的服装(阿尔卡季娜由伊丽娜·穆拉维约娃(Irina Muravyeva)演出)——请注意豌豆。摄影:Mark Boyarsky《海鸥》改编自契诃夫的戏剧。阿尔卡季娜的服装(阿尔卡季娜由伊丽娜·穆拉维约娃(Irina Muravyeva)演出)——请注意豌豆。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大仲马(Alexandre Dumas)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奥地利的安妮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大仲马(Alexandre Dumas)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奥地利的安妮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阿列克谢·托尔斯泰(Alexei K. Tolstoy)的《沙皇鲍里斯》中皇后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阿列克谢·托尔斯泰(Alexei K. Tolstoy)的《沙皇鲍里斯》中皇后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女装部门负责人阿拉·泽姆利亚科娃(Alla Zemlyakova)已经在小剧院工作了20年。她谈到服装时,充满了感情,甚至把这些服装当作博物馆展品一样。她解释说,在表演的当天,一大早就要开始准备服装,要用蒸汽熨烫丝绸要带以及检查服装的状况。

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Alexander Griboyedov)的《聪明误》中祖母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Alexander Griboyedov)的《聪明误》中祖母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米哈伊尔·莱蒙托夫(Mikhail Lermontov)的《假面舞会》中尼娜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米哈伊尔·莱蒙托夫(Mikhail Lermontov)的《假面舞会》中尼娜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接下来,服装会被送去更衣室。剧院中使用的专用活动衣架已经成为传奇物品。据说,即使是艺术总监尤里·索洛明也曾搭着衣架穿过走廊,来逗弄那些前来参观剧院的演员的孩子。

莫里哀(Molière)的《蠢病还须蛊惑医》中女仆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莫里哀(Molière)的《蠢病还须蛊惑医》中女仆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安东·契诃夫(Anton Chekhov)的《三姐妹》中玛莎的服装(来自博物馆藏品中的复古斗篷披风)。摄影:Mark Boyarsky安东·契诃夫(Anton Chekhov)的《三姐妹》中玛莎的服装(来自博物馆藏品中的复古斗篷披风)。摄影:Mark Boyarsky

演出前,化妆师会帮女演员穿上衣服。“在没有人帮助的情况下,有些服装根本无法自行穿上。有些还很重,有些则有着复杂的束身衣。”

阿拉·泽姆利亚科娃。摄影:Mark Boyarsky阿拉·泽姆利亚科娃。摄影:Mark Boyarsky

“不过,我们提供的不仅仅是实际上的帮助。作为心理学家,我们帮助女演员找到适合这部戏的心态,要契合当时的氛围,”阿拉解释道。

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的《聪明误》中法穆索夫(Famusov)的服装(法穆索夫由尤里·索洛明演出)。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的《聪明误》中法穆索夫(Famusov)的服装(法穆索夫由尤里·索洛明演出)。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奥斯特罗夫斯基的《最后的牺牲》中拉夫尔·普里贝特科夫(Lavr Pribytkov)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奥斯特罗夫斯基的《最后的牺牲》中拉夫尔·普里贝特科夫(Lavr Pribytkov)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一旦女演员穿上服装,她就不能再喝一杯咖啡或做任何可能破坏珍贵服装的事情了。 

“对于许多演员而言,他们穿着历史服装是非常重要的。 他们敬畏地对待他们。 有一次,我们在古董店为特定生产购买的一副手套有一个漏洞。 我们建议用现代和人工老化的手套取代它们,但女演员断然拒绝,并要求我们尽可能地修复旧的手套。“

改编自阿列克谢·托尔斯泰戏剧的音乐剧《唐璜》中指挥官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改编自阿列克谢·托尔斯泰戏剧的音乐剧《唐璜》中指挥官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大仲马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火枪手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大仲马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火枪手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大仲马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路易十四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大仲马的《年轻的路易十四》中路易十四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男更衣室和男服装室位于剧院的另一层。

“当然,我们没有克里诺林裙架(crinoline dresses),”该部门负责人拉里萨·帕休塔(Larisa Pasyuta)说着从衣架上取下一件华丽的全皮大衣。她眨着眼睛,将我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她最喜欢的展品上,这是她从储藏室中取出一件件厚重的服装,但它们好像羽毛一样轻盈。

拉里萨·帕休塔。摄影:Mark Boyarsky拉里萨·帕休塔。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的《聪明误》中的斯卡洛祖布(Skalozub)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格里鲍耶陀夫的《聪明误》中的斯卡洛祖布(Skalozub)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莎士比亚《李尔王》中李尔王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莎士比亚《李尔王》中李尔王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米哈伊尔·莱蒙托夫(Mikhail Lermontov)《假面舞会》中阿尔贝宁(Arbenin)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米哈伊尔·莱蒙托夫(Mikhail Lermontov)《假面舞会》中阿尔贝宁(Arbenin)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男装部与女装部不同,没有保存了几百年的华丽女装,但靴子、军装和束身上衣也同样令人兴奋。十几双洗得雪白的手套晾在衣架上。拉里萨说,她的工作人员会确保每件衣服一尘不染。

摄影:Mark Boyarsky摄影:Mark Boyarsky

手套和裤子是可以清洗的,但只有在演出季节结束后才能进行干洗。因为服装不能离开剧院,任何一件都可以随时被用到。

阿列克谢·托尔斯泰的《沙皇鲍里斯》中戈利岑公爵(Golitsyn)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阿列克谢·托尔斯泰的《沙皇鲍里斯》中戈利岑公爵(Golitsyn)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奥斯特罗夫斯基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中的克鲁季茨基(Krutitsky)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奥斯特罗夫斯基的《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中的克鲁季茨基(Krutitsky)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亚历山大·普希金的《黑桃皇后》中军官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亚历山大·普希金的《黑桃皇后》中军官的服装。摄影:Mark Boyarsky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盈利机构项目准备

2019年7月16日
标签: 文化剧院摄影莫斯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