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出现互不理解和对立 民族自决矛盾是主因

2015年1月26日
【 字号:
【《透视俄罗斯》消息】曾经兄弟情深的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出现了如今的对立局面,其直接导火索是基辅考虑是否加入欧盟。然而,更深层的原因则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在后苏联时代民族自决进程中的矛盾与困境。索尔仁尼琴就曾指出,乌克兰问题是俄罗斯未来最危险的问题之一。
制图:Tatiana Perelygina
制图:Tatiana Perelygina
http://tsrus.cn/456545

扫一扫

乌克兰是最危险的问题之一

绝望笼罩着顿巴斯。军事行动所造成的伤亡和财产损失不会带来任何改变——势力角逐已经达到平衡。然而,当下各方都不想进行和解,他们心里对形势的认识已经根深蒂固。

为何兄弟情深的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会出现如今的局面?此次的冲突是西方意图“拉拢”乌克兰(西方并不承担此事造成的任何责任)而挑起的,该意图的标志就是希望基辅签署欧盟入盟协定。俄罗斯对此做出回应,这就足以引发毁灭性的过程。不过,如果乌克兰国内的民族政治局势不如此激烈,如果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不如此尖锐,那么结局或许也不会这么惨烈。 

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曾在他的回忆录中预言说:“乌克兰问题是我们未来最危险的问题之一……双方都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然后他接着说道:“我们无需跟乌克兰人强调,基辅是我们两个民族的发祥地和精神圣地。同样的,我们也不能指望俄罗斯人认为第聂伯河对岸的人是不同的。布尔什维克党人是造成众多创伤和纠纷的罪魁祸首。”

索尔仁尼琴准确地指出了关键问题之所在:民族自决的矛盾。这就是乌克兰东南部当前爆发冲突的原因;也是俄罗斯和乌克兰社会之间悲剧性的互不理解的根源。  

历史文化亲缘是把双刃剑

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有着非常密切相关的种族文化。两者经历了共同的历史,尽管这一因素也是把双刃剑——共同的历史未必会使两个民族走得更近。这并非偶然:乌克兰的主要矛盾在于人与过去、与象征民族身份的事件和形象之间的关系。将支持纳粹的民族主义者视为英雄的看法在根本上不可能与苏联的胜利日传统相融合。 

俄乌文化的亲缘关系以及乌克兰社会的异质性为乌克兰的国家体系埋下了一颗“地雷”。上世纪90年代的苏联解体和共产主义阵营瓦解衍生出某种特定的民族自决方式:向往“欧洲”并远离“帝国”。在中欧和包括波罗的海国家在内的东欧,这种自决方式非常有效;但越往东走,这种趋势就越弱。

一方面来说,欧洲也能感觉到,在自己的“合法”文化历史区域和另一个社会共同体间有着一条无形的分界线。在大多数欧洲人看来,乌克兰属于另一个社会共同体。然而,在另一方面,乌克兰从未有过明确的自我认同,波罗的海国家也同样如此。正是因为如此,乌克兰社会才会举棋不定。 

迫使乌克兰明确自我认同的压力造成了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一切。与此同时,危机和战争也刺激人们试图基于上世纪90年代初并不成功的模式——即反俄情绪来形成新的民族认同感。这是个危险的举动,会唤起至少一部分乌克兰人的敌意,但同时也为俄罗斯的应对措施提供了依据。 

后苏联时代的民族自决进程

但是,对于俄罗斯来说,当前的危机并不仅仅是一次局部冲突。在1990年所发表的著名文章《我们该如何建设俄罗斯》中,索尔仁尼琴写到三个斯拉夫共和国是牢不可破的社会共同体,并认为维持这一局面(而非把苏联作为一个整体)是确保俄罗斯未来的先决条件。

主要问题在于,俄罗斯未能在现有的国土范围内形成自我认同。无论是在正式的政治层面上,还是民族意识的层面上,俄罗斯都没有做到这一点。欧亚一体化、俄罗斯世界的图景、对乌克兰事件的回应都是后苏联时代民族自决进程的主要组成部分。对于俄罗斯来说,这个过程是极为艰难的,因为苏联解体意味着失去了“俄罗斯人的国家”里关键一部分。 

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这种对立、却密切相关的民族自决进程是造成事态如此惨痛的原因。外部因素和地缘政治因素只是加剧了事态,并非主要原因。这就是外交工作如此艰难的根源所在。

| www.tsrus.cn/39513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俄罗斯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