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评:俄应放弃西方中心观念面向东方重新定位

2014年3月28日
【 字号:
据《透视俄罗斯》报道,乌克兰危机为俄罗斯整个一个政治时代画上了句号。莫斯科实际上放弃了自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以来近四分之一个世纪里所遵循的行为模式。自那时起,俄罗斯最重要的目标曾是实现其和平且没有分界线的欧洲和保持与西方良好关系的理想,即使行动明显与欧洲和美国的意愿相违背,仍然保留了机动空间,以最大限度地降低对双方关系的伤害。向西,被看作是俄罗斯安全、发展和繁荣的保证。
制图:Konstantin Maler
制图:Konstantin Maler
http://tsrus.cn/456391

扫一扫

俄罗斯发展方向发生逆转

2014年,莫斯科发生了改变,无视西方国家的所有请求、呼吁、警告和威胁,将克里米亚和塞瓦斯托波尔纳入了俄罗斯联邦。所有人都已习惯于俄罗斯在捍卫自身利益时会听话地从不一条路走到底。而当一切终于发生时,美国和欧洲的反应是,无论其理由多么正当、依据多么充分,都要惩罚俄罗斯。俄罗斯能吸取的主要教训是:世界并不局限于西方。不仅如此,世界已经真正实现了多样化,任何国家都不可能成为世界的中心或主导这个世界。由于有影响力的新成员大量涌现,并且对其中每一个都要区别对待,全球体系中与西方关系不可或缺的优先基础已不复存在。对俄罗斯来说,这是一个重大转折,因为几个世纪以来,这个国家一直是以西方为中心的。

许多人在此之前就已说过俄罗斯要转向亚洲,普京不久前还将其称为俄罗斯在二十一世纪的最优先任务。如果西方开始对俄罗斯施加政治和经济压力,试图以冷战模式对其加以限制(限制投资、技术、金融市场、信贷资金,减少接触、关闭市场、关闭支付系统等),则对莫斯科来说,"没有西方的世界"可能将成为客观现实,而转向亚洲将成为向西方之外的更广阔世界的转身。况且即使在金融和技术方面,西方也不再是垄断者,"第三世界"的市场更是不可限量。

"转向"并非轻而易举

面向其它经济影响力中心的重新定位,其冲击将是非常大的。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对于那些相对不久之前还被认为是世界政治的边缘、与其说是世界政治的主体不如说是客体的国家,俄罗斯尚不习惯与其进行平等、全面的合作。苏联时代,我们冲锋在前,与美国争夺对亚洲、非洲和拉美国家的影响力;后苏联时代,我们先是完全忽略了他们,然后又试图一点点恢复一度失去的关系。

其次,美国人在发展中国家的地位根深蒂固,因此毫无疑问将会积极"建议"其不要与俄罗斯共事,但完全禁止这些国家做什么是很难的,因为现在的情况与二三十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但西方的能量仍不可低估。第三,中国虽然在当前局势下是天然的替代选择,但不能忽略事情的另一面。俄罗斯在经济上大大落后于中国,但政治上与其联系越来越紧密。北京很乐于支持俄罗斯(但是非正式的)并对其提供财政和经济援助,但代价是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性将迅速增加。与此同时,两国利益并非总是一致,可俄罗斯在做决定时将不得不越来越多地考虑中国的立场。

俄被迫转向意味着全面多极化的诞生

然而,对俄罗斯来说,重要的是除了传统的与西方关系之外,尽可能地实现关系多样化以平衡自己的新地位。世界上大多数人已经厌倦了一成不变的西方主导。俄罗斯无需等待对自己在克里米亚行动的正式承认,因为边界问题对许多国家来说过于敏感。但它可以坚定地相信,针对其的封锁是组织不起来的。发展中国家如今根本不愿听从他人指使,而是努力利用巨头之间的纷争来巩固自己的地位。

当然,西方仍然是最强大、最有影响力的全球力量,其拥有的潜力无人能够取代,尤其是在科学、技术和教育领域。即使从文化角度来说,欧洲对俄罗斯和全世界的吸引力也非常之大。总之,俄罗斯无意与西方发生冲突并自我隔离于西方之外,但合作不应以服从条件、付出代价为前提。

在二十一世纪的世界里,没有与西方以外国家的紧密联系,成功将无从谈起。因此,如果西方实施制裁,我们则应感谢他们,因为这会帮助我们实现期待已久的重新定位。对世界来说,俄罗斯放弃狭隘的西方中心观念将意味着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全面多极化的诞生。

| www.tsrus.cn/33195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