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蕾舞剧《胡桃夹子》:新年保留剧目的曲折经历

2022年1月5日
【 字号: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登上舞台已超过125年,成为剧院新年保留剧目。其间,舞剧编舞从未停止寻找柴可夫斯基音乐的新表现手法,恩斯特·霍夫曼(Ernst Hoffmann)的童话故事一次又一次地获得新的独创演绎。
Nutcracker Ballet
来源:Press Photo
http://tsrus.cn/673877

扫一扫

创作想法

1890年,芭蕾舞剧《睡美人》和歌剧《黑桃皇后》成功首演后,柴可夫斯基的声望达到顶峰。这时他收到帝国剧院管理局的一个双幕芭蕾舞订单,计划1891年12月首演。帝国剧院院长弗谢沃洛日斯基(Ivan Vsevolozhsky)和著名芭蕾编舞佩蒂帕(Marius Petipa)建议柴可夫斯基根据霍夫曼的童话《胡桃夹子和老鼠王》创作这部芭蕾舞剧。作曲家同意了,因为霍夫曼的故事早已深入人心。

柴可夫斯基 Press Photo

柴可夫斯基

佩蒂帕 Press Photo

佩蒂帕

伊万诺夫 Press Photo

伊万诺夫

 
1/3
 

来自不同国家的曲调

根据佩蒂帕的想法,这个新年故事跟我们现在看到的完全不同。1889年,正值法国大革命一百周年,他的脚本创作受到革命主题鼓舞。但19世纪末的沙皇俄国表演革命主题的芭蕾舞剧是不可能的,佩蒂帕的许多想法只能停留在纸面上。不过,按他的要求,柴可夫斯基在总乐谱中保留了歌曲《一路平安,亲爱的杜莫勒!》的曲调。总地来说,《胡桃夹子》的音乐有很多借鉴和引用。例如第二幕中的阿拉伯舞蹈《咖啡》就是以传统格鲁吉亚摇篮曲为基础。这首歌的旋律是柴可夫斯基在格鲁吉亚听到的。在父母和客人的舞蹈中,有德国舞曲《Grossvater Tanz(《爷爷的舞蹈》)》的旋律,此前舒曼曾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过,舒曼是柴可夫斯基最喜欢的作曲家之一。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Culture.ru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Culture.ru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Culture.ru

1978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布景的画稿,画家:塔马拉 斯塔尔热涅茨卡亚。

 
1/3
 

钢片琴的俄国奇遇

柴可夫斯基在《胡桃夹子》的音乐中使用了对19世纪后半叶俄罗斯音乐来说全新的乐器,如法国钢片琴。这种乐器是他在法国见到的。1891年,他写信给音乐出版商尤根森(Peter Jürgenson),讲了自己不同寻常的发现:“我在巴黎发现了一种新乐队乐器,声音非常美妙……它叫做Celesta Mustel,价值一千二百法郎。只能在巴黎的缪斯特尔先生那儿买到……由于这件乐器在圣彼得堡出现的时间必须早于莫斯科,所以最好从巴黎送到奥西普·伊万诺维奇那里。同时我希望它不会被展示给任何人,因为我担心里姆斯基-科萨科夫和格拉祖诺夫会听说,并在我之前利用其非凡音效。”钢片琴出现在著名的《糖梅仙子之舞》中,模仿“滴水的声音”。

Wikipedia.ru Wikipedia.ru

“最重要的是脱离这部剧”

创作《胡桃夹子》后不久,佩蒂帕就放弃了这部作品,舞剧被交给马林斯基剧院的另一位芭蕾编舞伊万诺夫(Lev Ivanov)。后者此前编舞过博罗金(Aleksandr Borodin)长幕歌剧《伊戈尔王子》的第二幕《波洛维茨人之舞》以及里姆斯基-科萨科夫(Nikolay Rimsky-Korsakov)的芭蕾歌剧《姆拉达》中的舞蹈。柴可夫斯基为《胡桃夹子》谱曲的工作并不容易,很长时间想不出怎样将复杂的交响乐和芭蕾舞结合起来。首演在他的要求下一度被推迟一年。他1891年说:“我正全力以赴地工作,从接受芭蕾舞的剧情开始。”他充满期望地说:“最重要的,是脱离这部芭蕾舞剧。”

1892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的演出服装画稿,画家:弗谢沃洛日斯基 Culture.ru

1892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的演出服装画稿,画家:弗谢沃洛日斯基

1892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的演出服装画稿,画家:弗谢沃洛日斯基 Culture.ru

1892年,“胡桃夹子”芭蕾舞剧的演出服装画稿,画家:弗谢沃洛日斯基

 
1/2
 

柴可夫斯基的总乐谱1892年完成。《胡桃夹子》首演为两幕三场。第一场是在玛丽父母的家中庆祝节日;第二场是玛丽的梦,胡桃夹子在梦中与老鼠大军作战,最后变成英俊王子;第三场是玛丽和胡桃夹子来到一个童话般的城市。为什么舞剧中的反面角色是大家鼠,而不是霍夫曼童话中的小家鼠,至今仍是个谜。佩蒂帕的工作资料中只有“出现了许多大鼠和一个小鼠王”的记录,没有任何解释。

 “难以想象的枯燥表演”

芭蕾舞剧《胡桃夹子》1892年12月在马林斯基剧院首演遭到铺天盖地的批评:

“很难想象有什么比《胡桃夹子》更无聊,更无意义。”

“胡桃夹子“芭蕾舞里的花雪舞。 Press Photo“胡桃夹子“芭蕾舞里的花雪舞。 Press Photo

“这部舞剧从演员的角度说东西很少,艺术上一文不值,就连音乐也很平庸。”

“难以想象的枯燥表演。”

但那个时代最著名的评论家对其予以正面评价。贝诺瓦(Alexandre Benois)在记录《胡桃夹子》总彩排时说:“皇帝赞赏不已,叫我到包厢,说了许多称赞的话。演出……无与伦比,甚至太过华美,让眼睛对这种奢华感到疲劳。”玛丽由别林斯卡娅(Stanislava Belinskaya)扮演,胡桃夹子由勒加特(Sergey Legat)扮演。他们当时都是圣彼得堡戏剧学校芭蕾舞系学生,勒加特17岁,别林斯卡娅才12岁。但批评者对他们也毫不留情。柴可夫斯基本人在给朋友和家人的信中说,这部剧即使表面看来也粗浅无味。他回忆说,自己甚至不忍看舞台。但尽管遭到惨败,《胡桃夹子》却在马林斯基剧院剧目中坚持了30多年。

别林斯卡娅(Stanislava Belinskaya)(左) / Press Photo别林斯卡娅(Stanislava Belinskaya)(左) / Press Photo

国内外演出

1919年——莫斯科国家大剧院,戈尔斯基(Aleksandr Gorsky)编舞;

1923年——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洛普霍夫(Fedor Lopukhov)编舞;

1934年——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瓦伊诺年(Vasily Vaynonen)编舞,乌兰诺娃(Galina Ulanova)和谢尔盖耶夫(Konstantin Sergeev)跳主角;

1934年——十月革命后移居欧洲的尼古拉·谢尔盖耶夫(Nikolay Sergeev)在伦敦编舞;

1954年——毕业于马林斯基剧院的巴兰奇(George Balanchine)在纽约编舞,此后每年冬天演出,直到今天;

巴兰奇(George Balanchine)在纽约编舞的“胡桃夹子” 。Press Photo巴兰奇(George Balanchine)在纽约编舞的“胡桃夹子” 。Press Photo

1966年——格里戈罗维奇(Yury Grigorovich)编舞的《胡桃夹子》在莫斯科大剧院首演,许多专家称其为柴可夫斯基乐谱最完美的表现方法;

1967年——努列耶夫(Rudolf Nureyev)在英国编舞。首演是斯德哥尔摩瑞典皇家歌剧院,后来在伦敦科文特花园演出,几年后在意大利斯卡拉大剧院和法国巴黎歌剧院演出;

1976年——巴雷什尼科夫(Mikhail Baryshnikov)编舞的《胡桃夹子》在纽约美国芭蕾舞剧院首演,如今这部剧已不再演出,但可以找到它的视频。

现代编舞

1966年,格里戈罗维奇编导的《胡桃夹子》在莫斯科国家大剧院首演,许多戏剧历史学家认为,它是柴可夫斯基乐谱几近完美的表现方法。格里戈罗维奇以佩蒂帕的剧本为基础,创作了贯穿整场的连贯情节。第二幕从嬉游曲改为主角在圣诞树中的童话之旅,结尾是玛丽和胡桃夹子的婚礼。现在大剧院舞台上演出的就是这个版本。

 Press Photo Press Photo

1930年代,格里戈罗维奇本人在列宁格勒舞蹈学校学习时,曾在瓦伊诺年版的《胡桃夹子》中表演。他回忆说:“我们都是小孩子,非常喜欢这部芭蕾舞剧,我们都知道,我们跳完舞,走到舞台上摆满东西的节日餐桌前,一定会在上面找到真糖果。”

Press PhotoPress Photo

2001年,马林斯基剧院的第二舞台出现了一个最不寻常的《胡桃夹子》版本。舍米亚金(Mikhail Shemyakin)大尺度改编了佩蒂帕的脚本。他在观众熟悉的童话中加入大量幻想形象、怪诞人物和完全非儿童的主题。舍米亚金说,这个版本的中心是一名孤独的女孩,她生活在一个格格不入的世界中,她既不能也不想接受它。玛丽在这个版本的《胡桃夹子》中是不被人爱的女儿,父母和同龄人都不喜欢她。因此,她在结尾变成蛋糕上的糖人,这样她就永远不会回到不快乐的现实世界。

 Press Photo Press Photo

需浏览俄文原文稿件,请登陆culture.ru网站

| www.tsrus.cn/673877 |  

作者:伊戈尔·罗津(Igor Rozin)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