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ryatia Grand Duchess Maria Pavlovna Elena Khmeleva Maria Yakunchikova-Weber Vasily Baksheev Caucasian costume 1970s Leningrad Magadansky Nature Reserve Russian artisans
俄罗斯画家笔下的新年和圣诞节 俄罗斯绘画作品中的桦树

亚昆奇科娃:俄罗斯现代派画家的女性代表

【《透视俄罗斯》消息】玛丽亚·亚昆奇科娃-韦贝尔(Maria Yakunchikova-Weber)是俄罗斯最早获得艺术教育的女性之一。其艺术创作中,印象主义、现代主义、象征主义和新萌芽的表现主义元素,与对民族形式和风格的探索交织在一起。由于天赋过人,她生前就在巴黎非常出名,并在俄国和法国两地生活。
来源: 作者:娜塔莉娅·亚历山德罗娃(Natalya Alexandrova)

玛丽亚·亚昆奇科娃,莫斯科,1890年代中期。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玛丽亚·亚昆奇科娃,莫斯科,1890年代中期。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50年前的1870年1月19日,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出生于家人正在度假的德国威斯巴登。父亲瓦西里·亚昆奇科夫是位著名企业家和艺术赞助人,母亲季娜伊达来自著名的马蒙托夫商业家族。舅舅萨瓦·马蒙托夫(Savva Mamontov)是当时最著名的俄罗斯艺术赞助人,许多画家经常到其阿布拉姆采沃庄园作画,因此玛丽亚从小就置身于艺术环境中。

《开花的苹果树》,1899年。图片来源:wikipedia.org《开花的苹果树》,1899年。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玛丽亚从小就画画。父母非常支持其爱好,聘请画家尼古拉·马丁诺夫(Nikolay Martynov)教玛丽亚和家里其他孩子绘画。与被称为阿布拉姆采沃小组的画家们朝夕相处,尤其是与波列诺夫一家的友谊,对其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冬天,玛丽亚经常参加画家瓦西里·波列诺夫(Vasily Polenov)1884年起在自己莫斯科的家中举办的绘画晚会。瓦西里的妹妹叶莲娜·波列诺娃(Elena Polenova)跟玛丽亚成为挚友,多年后一直通信;玛丽亚的姐姐娜塔莉娅则嫁给了瓦西里·波列诺夫。

《钟——萨文·兹韦尼哥罗德修道院》,1891年。 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钟——萨文·兹韦尼哥罗德修道院》,1891年。 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玛丽亚参加波列诺夫绘画晚会之前就继姐姐娜塔莉娅之后,以旁听生身份考进莫斯科绘画、雕塑和建筑学校。但她1888年被迫退学,因为医生发现她患有肺结核,于是她前往欧洲治疗,并从1889年起住在巴黎,只是夏天回俄国。玛丽亚在法国生活时非常思念祖国。她在写给叶莲娜·波列诺娃的信中说:“在俄罗斯,有那么多美好,那么多灵感,长期离开后,你会意识到她是如此多彩而强烈,真是太美妙了!” 

《萨文·兹韦尼哥罗德修道院墙边》,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萨文·兹韦尼哥罗德修道院墙边》,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亚昆奇科娃进入巴黎朱利安学院学习了四年,1894年退学,租了间画室开始独立创作。回俄国时,她就在父亲的领地和马蒙托夫家族的阿布拉姆采沃庄园绘画。亚昆奇科娃不仅喜欢绘画,还喜欢实用装饰艺术,做过陶瓷、焦笔画,创作过刺绣草图。她还发明了自己的雕刻和焦笔画技术,并与绘画相结合。她在这些作品中,使用木头上烙出的深深的灵动轮廓线代替绘画,然后涂上油漆层。有时在创作壁画时,她还将油画和织物贴花结合起来,仿佛是未来先锋派画家的预先实验。

玛丽亚·亚昆奇科娃-韦贝尔,韦坚斯科耶,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玛丽亚·亚昆奇科娃-韦贝尔,韦坚斯科耶,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896年,亚昆奇科娃与当时在索邦大学学医的列夫·韦贝尔(Lev Weber)结婚。两年后,他们的儿子斯捷潘出生。由于韦贝尔喜欢照相,才有许多玛丽亚的照片流传至今。他拍摄了她站在韦坚斯科耶庄园立柱旁的这张最著名照片。 

《恐惧》(L'Effroi),1893-1894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恐惧》(L'Effroi),1893-1894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从表面特点看,亚昆奇科娃的艺术创作是完全欧式的。其中有印象主义、现代主义、象征主义,甚至有当时刚刚萌芽的表现主义元素,比如1893-1894年的铜版画《恐惧》,隐喻挪威画家爱德华·蒙克(Edvard Munch)的《呐喊》。但本质上,亚昆奇科娃几乎是著名的俄罗斯风格最杰出的代表。

《不可挽回》(L’Irreparable),1893-1894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不可挽回》(L’Irreparable),1893-1894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892-1895年,亚昆奇科娃从事蚀刻版画,创作了约20件使用不同版画技术的作品。通过这些作品,23岁的亚昆奇科娃进入了一个非常狭小的艺术革新者圈子。他们十九世纪后四分之一的时间在巴黎创作,创造了现代彩色蚀刻画的语言。玛丽亚成为第一个掌握这种技术的俄罗斯画家,其作品预示着俄罗斯版画发展新时代的到来。

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在莫斯科父母家的大厅中,1898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在莫斯科父母家的大厅中,1898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将俄罗斯芭蕾舞推向全世界的艺术活动家兼赞助人谢尔盖·佳吉列夫(Sergei Diaghilev)是最早注意到亚昆奇科娃天赋的人之一。他向玛丽亚预定了自己出版的《艺术世界》杂志的封面。玛丽亚给封面起名《天鹅之歌》,该封面装饰杂志近半年。她去世后,佳吉列夫在讣告中说:“她是一位典型的俄罗斯女性,拥有典型的俄罗斯天赋,但大部分时间不得不生活在国外。为了寻找创作的力量,她经常抽空回到俄罗斯,鼓足‘俄罗斯精神’,然后必须再飞回去……她在自己时间有限的创作中,倾诉了对遥远的俄罗斯森林、对她虔诚以待的一切、对她毕生追求的一切的神奇天赋、感知和爱恋的深沉。”

《小姑娘与树妖》,1900年。图片来源:Christie's Images Limited《小姑娘与树妖》,1900年。图片来源:Christie's Images Limited

1900年,亚昆奇科娃积极参加巴黎万国博览会俄罗斯馆的筹备工作。展馆手工艺厅展出了她用拼布贴花技术创作的巨幅壁画《小姑娘与树妖》。根据她的设计,在阿布拉姆采沃画室创作的民间玩具摊位被授予博览会银质奖章。

《冬天的巴黎》,1893年。 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冬天的巴黎》,1893年。 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同年,亚昆奇科娃两岁的儿子斯捷潘被发现患有指关节结核。他被治好了,但亚昆奇科娃的身体未能承受住为儿子生命焦虑的压力,肺结核复发了。万国博览会后她病倒了,丈夫将其带到法国南部的芒通镇,在那里租了栋别墅。1901年,他们第二个儿子雅科夫出生。亚昆奇科娃对儿子的出生感到非常开心,但分娩令其本已虚弱的身体更差了。 

《从旧房子的窗户望去。韦坚斯科耶庄园》,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从旧房子的窗户望去。韦坚斯科耶庄园》,1897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很快,列夫·韦贝尔决定将亚昆奇科娃带到瑞士的山间疗养院,希望有经验的医生、良好的护理和宜人的气候会能使其康复,但玛丽亚的情况越来越糟。她总是担心孩子们会遗传肺结核也起到了坏作用。

 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列夫·韦贝尔摄,1901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列夫·韦贝尔摄,1901年。图片来源: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902年,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去世,时年32岁。其遗产由俄罗斯和瑞士分享。在俄罗斯,亚昆奇科娃的画作被保存在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俄罗斯博物馆和波列诺夫庄园博物馆。她很大一部分作品在瑞士韦贝尔家族继承人的私人收藏中。 / 玛丽亚·亚昆奇科娃,列夫·韦贝尔摄。1901年。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 www.tsrus.cn/671199 | 

2020年12月22日
标签: 文化艺术画家女性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