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 indigenous peoples Petrozavodsk White Nights Soviet youth Soviet hikes Grigory Myasoedov Trans-Siberian train Magnum agency photography Russian babushkas Abandoned Soviet Legacy
在哪里可以看到俄罗斯最迷人的“白夜”?

正在消失的俄罗斯原住民的迷人肖像

一位俄罗斯摄影师正在尝试为后代保留原住民的样貌和身穿传统服装的形象。
来源: 安娜·索罗金娜(Anna Sorokina)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12年来,摄影师亚历山大·希穆申(Alexander Khimushin)一直致力于拍摄世界各地的原住民。他出生于雅库特(Yakutia),并在澳大利亚生活了很长时间。在他所参与的《面庞里的世界》摄影项目中,他拍摄了来自世界各地不同民族的人的肖像。亚历山大目前生活在莫斯科,继续在俄罗斯进行摄影之旅,这往往使他的拍摄远超出传统的旅游目的地。/来自雅库特的一位年轻女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2014年,在整理众多照片的时候,我看到许多人物摄影,这让我意识到,与这些人相遇是我旅行中最有趣的部分,”亚历山大说道。他称自己是一位游牧摄影师。“毕竟,当你越过边界时,你首先所体验到的并不是不同的自然环境,而是不同的文化和心态。”/涅涅茨年轻人和他的狗。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亚历山大在网上以《面庞里的世界》为题发布了首批200张人像摄影作品。在决定将所有时间都投入到这个项目之前,他曾经写过一个很受欢迎的旅游博客。/年轻的埃文克族女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亚历山大自2016年以来一直在俄罗斯各地旅行。他的首次探险是在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他没有提前研究自己的拍摄对象。相反,他为同意参与项目的每个人拍很多张照片,然后从中选择他最喜欢的照片。其中一些照片需要花费数年的时间才能出版,而另一些则被迅速传播,并出现在报纸的头版,如《每日邮报》《每日镜报》和《每日电讯报》。/年轻的奥罗奇族女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由于许多原住民居住在偏远地区,每次旅行都要持续数周至1个月时间,才能抵达目的地。服装通常是当场进行选择。当地人通常很乐意从家里拿来祖先的服装和珠宝首饰。/一位多尔甘族老奶奶。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到目前为止,亚历山大已经拍摄了来自俄罗斯大约30个土著民族和世界其他几十个民族代表的照片。其中,许多民族已被正式确认为濒临消亡。/尼夫赫族女孩。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亚历山大说:“我去过的有些地方的原住民人数才十几人。那些都是地图上很难到达的地方。当你到达那里的时候,你会意识到,实际上,那里已经没有任何文化物品。有的时候,为了拍摄,只能按照旧的图样来制作民族服装。”/来自楚瓦什共和国的年轻女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楚瓦什人是亚历山大在俄罗斯欧洲部分最先拍摄的民族。“我在当地村庄拍摄了古老的老奶奶,还有穿着传统服装的年轻妇女。当地的博物馆为我们提供了真正的18世纪的银色头饰,绝对是美轮美奂!而且,事实证明,许多楚瓦什人都保存着曾祖母传下来的民间服装,并用旧硬币进行装饰。”/来自哈卡斯共和国的一名男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在工作中,我最喜欢的事情就是与人相识,”亚历山大说道,“我甚至尝试在旅行前不看旅行指南,以免产生任何期望。”/年轻的索约特族女子。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现在,人人都认识我并向我致以亲人般的问候,”亚历山大说道。“当我计划前往堪察加半岛旅行的时候,我没有制定任何明确的计划,因此我只是在社交媒体上给几个网络熟人留了言。也就是一天之后,我们与在当地从事文化工作的人取得了联系,并组织了这次旅行。/埃涅茨人。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亚历山大现在已经拍摄了数千幅肖像,他无意就此停止自己的拍摄。“俄罗斯有很多原住民,我想向所有人展示他们,但是我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要终其一生。”/乌尔奇族老奶奶。

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Alexander Khimushin/The World in Faces

“我照片中的某些人已经去世了,”亚历山大说道,“随他们离开的还有这些民族的文化。我这个项目的基本目标之一是引起年轻人的注意,希望他们能够保护自己本民族的传统和语言,尤其是那些远离文明的民族传统。”/亚历山大·希穆欣身着传统的多尔甘服装。

| www.tsrus.cn/670371 |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盈利机构项目准备

2020年9月15日
标签: 摄影地区民族平民生活旅游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