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vel Fedotov Moscow 24th June Parade Space glory Trans-Siberian Railway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Manul Trans-Siberian Russian girls of 1900-10s
令人叹为观止  俄罗斯12大著名建筑和工程照片 濒临灭绝:俄罗斯特有的珍惜野生动物

俄罗斯阿尔泰土著少数民族的生活

这些古代游牧民族的后裔尽管早已皈依东正教,但仍保留着自己独特的语言和传统,笃信原始森林的治病神效。
来源: 安娜·索罗金娜(Anna Sorokina)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民族志学者称西伯利亚阿尔泰共和国为“文明的交叉点”。这里至今仍生活着许多土著少数民族,他们是古代游牧民族的后裔。由于其所在地区很难抵达,科学家对那里存在许多民族知之甚少。阿尔泰被群山和森林覆盖,各居民点彼此相距许多公里。或许是这个原因让当地居民还保存着对其根源的记忆。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2019年夏天尼古拉·拉斯托尔古耶夫(Nikolay Rastorguev)电影、广播和多媒体支持基金会的一支队伍对阿尔泰进行了民族志考察,希望了解当地人是如何保留自己的语言、风俗和信仰的。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对阿尔泰人来说,最重要的概念就是族系,即出身。土著阿尔泰人都记得自己的族系并遵守与之相关的传统。比如尊敬长者、尊敬宗族、共同照顾孱弱亲属、共同举行葬礼和婚礼。这里还保留着同族年轻人不许通婚的传统。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生活在阿尔泰共和国南部靠近蒙古边界的铁列族和铁列乌特族是古代突厥部落的后裔。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俄罗斯功勋教师、作家克拉伊·比季诺夫(Kray Bidinov)1966年就在阿尔泰成立了地方志小组,后来又在靠近俄蒙边境的科科里亚村建立了铁列族历史博物馆。“不了解自己民族的历史,你就谁也不是”,他说,“我们的父亲和祖父遵守祖先的礼俗,也教导孩子尊重自己的家园。阿尔泰对我们来说不仅仅是故乡,同时也是上帝、缔造者和创造者。不能不遵守自然法则”。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阿尔泰地区各民族的传统信仰是对自然精神的崇拜。科学上将其称之为腾格里主义。阿尔泰山脉是活的灵魂,大地则拥有记忆和智慧。尽管东正教已经对阿尔泰人产生了重大影响(阿尔泰人十九世纪就已被洗礼),但农村至今仍信萨满教。萨满甚至苏联时期都举行过仪式,不过是秘密进行的。比季诺夫介绍说:“萨满可以帮助任何人,是天生就拥有超自然能力的人。他为人民服务,连接上下世界。他坐在家里精神上就可以走遍全世界。不能与萨满争论。”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维切斯拉夫·切尔图耶夫(Vyacheslav Cheltuev)是世系萨满。“我们家族世代是萨满。这是没法教的,这可不是学校”,他说,“我十六七岁时,(精神上)就开始得到一些启示。我当时什么也不懂,很害怕,甚至害怕睡觉,因为这些启示都是夜里来。以前肯定早把我关到精神病院了,但我知道未来的一切并预告给人们”。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多布雷尼亚·萨京(Dobrynya Satin)从事传统阿尔塔音乐。“我的乐器叫托普舒尔,它是卡伊齐,即阿尔泰民族史诗弹唱者的标志。它帮助弹唱者进入一种恍惚的状态。我们的民族史诗都很长。弹唱者弹唱前请乐器帮助他,于是托普舒尔就会把你带入那个世界”。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阿尔泰北部生活着库满金人、土巴拉尔人和切尔坎人。他们是起源于芬兰乌格尔人的讲突厥语的民族,自称“泰加人”。切尔坎人至今仍使用传统方式捕鱼。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玛丽亚·基扎耶娃(Maria Kyzaeva)说:“我们土巴拉尔人的祖先从事农耕。苏联时期制定过这样的计划:要向集体农庄上交多少土豆、甜菜和稠李。我还记得妈妈是如何制革,给我缝外套、大衣和帽子的。”她说:“如果发生什么不幸的事,他们就会向大山寻求帮助。祖先们信仰原始森林,我也信。”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伊万·切尔洛亚科夫(Ivan Cherloyakov)是戈尔诺-阿尔泰斯克市以东120公里的通多什卡村的历史和社会科学教师。他说:“我们村是库金人聚居地。库金人相信他们是全球大洪水中在木筏上幸存下来的人的后裔。他们爬到萨洛普山的山顶,等洪水退去后便分别沿着山坡定居下来了。”切尔洛亚科夫介绍说,受洗的阿尔泰人命运相当艰难。他说“:对俄罗斯人来说,他们依然是阿尔泰人,但对阿尔泰人来说,他们已经不再是阿尔泰人了。因此受洗的阿尔泰人比俄罗斯人更想表明自己是俄罗斯人。俄罗斯人也因此笑话他们。”
Altai indigenous peoples

Nikolai Rastorguev Foundation

除少数民族外,阿尔泰还有几个古老信徒派的村社,其中包括乌伊蒙谷。这里养鹿业特别兴旺。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盈利机构项目准备
2020年6月2日
标签: 社会民族阿尔泰平民生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