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ssian ballet Trinity Bridge Kamchatka animals New Year back in USSR Ivan Shishkin Arkhangelskoye estate Ivolga Monastery Hainan Vladimir Stepanov Photography
阿尔汉格尔斯科耶:大公庄园及苏联最美疗养院 不只有海滩和椰子树:去海南还能看什么?

布里亚特的伊沃尔金喇嘛寺——俄罗斯佛教徒的精神家园

位于西伯利亚的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有时与蒙古极为相似。看到那些无边无际的草原和色彩鲜艳的寺院,游客可能会很快感到一阵兴奋。请与我们勇敢的法国记者一起,开启探索俄罗斯佛教中心的旅程。
来源: 埃尔万·彭塞克(Erwann Pensec)
Ivolga Monastery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Erwann Pensec

小巴车窗外,布里亚特呈现在眼前这处有着国内常见的木屋以及西伯利亚南部典型裸露岩石地貌的许多游牧部落的家园。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伊沃尔金喇嘛寺是多年来俄罗斯最吸引我的地方之一。当我即将进入这片神圣的土地时,感觉就像是达到了漫长探索的顶点。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这座寺院距离布里亚特共和国首都乌兰乌德仅1小时车程,是俄罗斯僧伽(佛教徒社区)的中心,也是俄罗斯佛教精神领袖班智达堪布喇嘛(Pandito Khambo-lama)的故乡。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刚下车时,冥想的咒语就传入我的耳中,使我感到非常安宁。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这座寺院建于1945年,相传是一匹白马领着建寺之人来到这里,也就是白马的出生地。这个寺院的建造对俄罗斯佛教的意义重大。经过苏联政府执行长达数十年的反宗教政策破坏之后,这种信仰开始复兴。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尽管见多识广,但我没想到会见到如此多的寺庙——十几座寺庙挤在一处。目前,寺院墙外正在修建几座新的建筑。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除了参拜场所之外,这里还建有图书馆、宗教大学、游客避暑处、佛教美术馆、纪念品商店,甚至还有一间种植无花果的温室。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伊沃尔金喇嘛寺还主持了俄罗斯第一所佛教大学“达什诵经班”(Dashi Choikhorling)。20位教授在四个系中教授200名学生,课程包括哲学、密宗、佛教造像和医学。这所大学坐落在一座受佛教建筑传统启发而建造的新建筑中。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此外,您可以在自助餐厅里品尝美味的奶茶和装饰有佛教图案的传统布里亚特糕点。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在其中一座寺庙中,完好地保存着保持莲花坐姿的达沙多乔·谛吉洛夫喇嘛(Dasha-Dorjo Itigelov)的尸体。1927年,他进入冥想状态,入境太深以至于再也未能走出来……人们相信他可能还活着。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这片令人惊叹的建筑群外有一条配有特殊转经筒的小路。信众应该用右手旋转经桶,并阅读上面写的咒语。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游客应该遵循神圣的佛教传统,按顺时针方向在伊沃尔金喇嘛寺中走动。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时间似乎在这里停止了。我漫步在这些五彩斑斓的建筑中,欣赏着老虎雕塑和装饰品。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神秘生物骄傲地守在圣殿入口前,但照看着这个地方的却是一只猫科动物,守护人也在这里守护着。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当我在过道中行进时,发现僧侣们脚步忙碌,与周围的宁静形成对比。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在宏伟的庙宇里,我遇到的不是普通的僧人,而是其中的一位精神导师大师——喇嘛。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他无法估算出经常前来参拜的信徒人数,但他解释说,与基督徒相反,布里亚特人从出生起就是佛教徒,每个人都会按照阴历计算自己的参拜时间。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我饶有兴趣地看着当地人举行各种仪式。其中一人说,人们应该从佛像那里得到祝福,但只能闭着眼睛靠近佛像。
Ivolga Monastery

Erwann Pensec

最后看了一眼覆盖在灌木丛上的数百面经幡之后,我终于离开了这里,并感受到了内心深处的宁静。即使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这种宁静也没有消失。
2019年12月10日
标签: 地区摄影历史宗教佛教西伯利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