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inan Vladimir Stepanov Photography Soviet women workers Isaac Levitan Soviet childhood Bykovo manor Solovki Russian Spec Ops Golden Eagle Train
莫斯科附近的迪斯尼城堡原来是座教堂! 俄特种兵在“国际军事比赛-2019”中表现优异

地狱天堂之西班牙摄影师眼中的索洛韦茨基群岛

这里曾是俄罗斯最可怕的地方,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呢?
来源: Russia Beyond
Solovki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索洛韦茨基群岛(Solovki)上坐落着俄罗斯最古老、最美丽的修道院之一。同时,曾被认为是历史上苏联最大的劳改集中营也位于此处。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索洛韦茨基群岛是苏联最早的古拉格营之一,在1923-1933年发生的肃反运动之前就出现在群岛上。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对于两位西班牙摄影师胡安·曼努埃尔·卡斯特罗·普列托(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和拉斐尔·特拉彼略(Rafael Trapiello)来说,他们对该地区及其可怕历史的探索始于一项常规任务。2015年,他们前往岛上为德国杂志《 Mare》进行拍摄。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索洛韦茨基群岛给胡安和拉斐尔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此行很快就不再仅仅是工作。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索洛韦茨基是天堂,但不久之前曾是真正的地狱,”拉斐尔说道(照片中是目前正在修复索洛韦茨基修道院的工人的小屋)。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一年后,两位摄影师回到岛上,研究群岛的长度和广度,结识了当地人并与他们成为朋友。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他们旅行的成果是一本名为《索洛韦茨基》的写真集,于2019年西班牙夏季摄影展上展出。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摄影师没有进行纪实性的摄影,因为此前已经有许多关于索洛韦茨基的研究了。取而代之的是,他们试图通过摄影作品传达出这个地方的氛围和精神,那里是一座与令人惊叹的自然风光融为一体的神圣修道院,而恐怖的苏联监狱系统已经不复存在了。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他们连续几天拍摄了这片原始地区的日常生活,而就在几十年前,这里曾有7000多名囚犯死亡,数万人遭受惨痛折磨。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如今,这里的生活充满生机。修道院再次开放,学校、医院和几家酒店纷纷开业,游客人数逐年增加。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这是索洛韦茨基群岛上最年长的居民——90岁高龄的尼古拉·顿斯托夫(Nikolai Donstov)。他还记得岛上监狱存在的最后几年,当时他曾亲自担任灯塔管理员。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那个可怕时期的许多文物被保留至今,包括被用作营房的废弃修道院房间和窗户被封起来的监狱牢房。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栽满这囚犯的驳船会停靠在这个码头。1930年时,这里有71000人被囚禁,是劳改营历史上囚犯人数最多的时候。
Solovki

Juan Manuel Castro Prieto / Rafael Trapiello

当白海没有结冰时,可以从肯姆镇乘船抵达达索洛韦茨基群岛。不过,大多数时候,唯一进出群岛的方式是乘飞机前往阿尔汉格尔斯克,每周两次航班。
2019年10月22日
标签: 历史摄影地区苏联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