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pol mine Chukotka Life after children Post8 stars1 Altai petroglyphs beauty Crimea Russian season Soviet Union in photos
俄罗斯美女摄影师零距离接触世界最孤独金矿 快递英雄:且看俄罗斯邮递员如何将国家有机联系在一起

让人欢喜让人忧 因生育改变世界观的年轻俄罗斯妈妈

俄罗斯摄影师奥莱西亚·弗拉索瓦(Olesia Vlasova)就有了孩子之后的新生活等话题采访了一些年轻父母,但并不是每个故事的内容都充满了欢笑和幸福,更多的是责任,以及原本生活的秩序的崩溃。然而,新的现实需要他们自己去了解和适应。
来源: 克谢尼娅·伊萨耶娃(Kseniya Isaeva)
Life after children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Olesia Vlasova

“关于这个项目的想法随着我儿子的出生而产生。自从我生下他,我生活中的一切都发生了不可逆转的改变。我的正常世界崩塌了,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原来的状态。我非常爱我的儿子,我会好好照顾他,但我却不知道该如何对待自己了。 我感到恐怖,我开始询问刚刚晋级为父母的朋友,还给他们拍了照片,希望给自己心中的疑问找到答案。现在我终于明白,人应该成长和承担责任,但心里不仅在意自己,还有所爱的人,这同样没有错。 在公开展示自己的项目时,我尽量隐匿参与者的真实身份,因此我对采访和照片进行重新排列。照片并不总是能够表现出说话人的真实情感,但却展现了项目所有参与者思维上的相似性。”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我怀孕的时候,很怕自己的肚子越来越大。我看不到宝宝在长大,只看到自己在长胖。最让我震惊的是,身体发生了很多改变,而我却无能为力,就好像它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我就像是一部机器,程序已经启动。生孩子,喂养孩子,等等。”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当我明白如何与孩子沟通后,一切才都变得容易起来。可是,孩子出生后……照顾婴儿有很多讲究。4年后,一切都会变得简单许多,然后我才明白我要做什么。”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孩子出生后的第二天,我才见到他们。我不能抱着他们,因为他们躺在那里输液。我只记得他们被从我身体里拖出来时的样子。‘第一个出来了!’,医生把老大拖了出来。他那么小。当老二被拉出来的时候,我首先看到他的鼻子。我先是觉得幸福,然后就开始恐惧。我知道一切应该是什么样子,可是完美的画面被打碎了,我明白,不是这个样子的。”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我不会给孩子洗礼,我认为这应该一个人有意识的时候做的决定。我的丈夫是坚定的无神论者。我的母亲和祖母都是忠诚的信徒,但她们并不恪守传统。她们的信仰变成一些奇怪的仪式,像‘在他身上洒些圣水,他会没事的 ’。我丈夫却认为这是不对的。”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在我怀孕期间照顾我的医生有三个儿子,每次她都会出现产后抑郁症。同时,她又是妇产科的负责人,很清楚这时的女性会经历什么。宝宝第一次躺倒她身边时,她在想,如果我把孩子打掉呢?第二次生产时,她很害怕,因为婴儿的表情扭曲,脸色发紫,而且非常瘦弱……。第三次时,她块40碎了,她在想:‘你为什么还要生?你这个老傻瓜’,于是再次陷入产后抑郁。我在生产之后也很动摇。我害怕做错事,这种恐惧让我充满无力感。”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我以为我将有一个平静而沉默的孩子。当我看到他时,我很高兴。我以为我可以喂养他,让他睡觉,一切都将很完美。后来,我感到非常震惊,比如他不带尿布的样子,以及他精力旺盛的时候。我不知道该怎么喂他,怎么给他洗澡,还有他的哭泣和叫喊,我手忙脚乱,给他按摩,还有灌肠……对我来说,这一切太难了。”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我从来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位母亲,现在仍然觉得不像。我想怀孕,可是三名医生都告诉我,我不能怀孕。我决定为自己活着,可是28岁,我已经成为两个孩子的母亲——说得好听的话,这是个惊喜。以前我因为不能生孩子,所以感到难过,可是看到为了成为父母而怀孕却支付了巨额费用,我就在想:‘你疯了吗?为什么?’当我意外怀孕而将家庭凝聚起来时,感觉很棒。可是,还要支付整个孕程的费用?人有很多机会为自己活着。否则,可以领养子女。”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我感到内疚,因为自己无法应付这一切。我希望我的母亲能多帮帮我。很快,我就发现我和朋友们之间缺乏了解,她只是告诉我把孩子甩给母亲就行了。‘孩子会突然哭起来,然后又突然停下来’,她说道。她完全不明白为什么。”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谈到自我成长,我所有的计划都毁了。当我的宝宝才2、3个月大的时候,我把他交给自己的父母,想去洗个澡。可是,一听到他哭我立刻就跑了回来。他6个月大的时候,我曾尝试读书和画画。可是无法做到。我已经2年没有读过一本书了……”
Life after children

Olesia Vlasova

“现在我明白了,你需要放松并享受这一刻。即使我不理解自己的朋友,这也没有必要担心,我也不会像以前那样与他们交流……孩子出生之后,我曾非常担心这一点,我总是想吃东西,但又必须限制饮食……而荷尔蒙也是这种生活的一部分。”
2017年3月28日
标签: 摄影家庭孩子平民生活女性社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