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的兴奋剂问题 根植于体系内部

2016年8月1日
【 字号:
多数关于俄罗斯的兴奋剂丑闻, 90%无疑是政治。但剩下的是我们自己的错误。谈谈这个错误也是很重要的。也许现在是改变俄罗斯体育的最佳时机,是"嗜血的西方"赐给我们的良机。当然,如果我们明白到问题到底有多么严重,我们应当利用这一机会。全世界都不相信俄罗斯体育,这或许是我们咎由自取。
评论
Yelena Isinbayeva
两届撑杆跳高奥运冠军叶莲娜·伊辛巴耶娃(Elena Isinbaeva)。 来源:AP
http://tsrus.cn/616875

扫一扫

姑息养奸

俄罗斯国内运动员被查出服用禁药不会受到唾弃,而是蒙难者。社会会鼓励他们,甚至为其辩护。竞走教练维克托·切金(Viktor Chegin)赢得了奖牌、获得了奖励,他的名字被用来命名国家奥林匹克训练中心,人们对出色的切金教练的24名弟子在不同时间涉药却视而不见。运动员和教练将拿到的国家奖金、奖励和汽车退回了吗?没有,他们只是退回了"不诚实的"奖牌,他们不惜一切代价获得的奖牌。还有更可笑的事情。一批竞走运动员在兴奋剂丑闻甚嚣尘上之际致信俄罗斯总统,为切金教练辩护。那么,请告诉我,俄罗斯运动员支持有如此背景的教练,世界应当如何反应?

被查出服药的运动员否认自己的过错,不供出任何人,然后因为沉默而获得不错的职位或者奖金。所有人都跟禁药脱不了干系,因此所有人都保持沉默,没有调查,没有公开指责,没有人打破这个封闭的圈子,没有人希望成为被体系抛弃的人。我们的精英体育从预算中获得几十亿卢布“输血”。国家拨款超过15亿卢布(2380万美元)备战里约奥运会,为运动员支付集训费和食宿费,为获胜者提供住房、汽车和几百万卢布的奖金。为得到这些令人艳羡的奖励,运动员们不得不使用欺骗手段。兴奋剂是获得成功的手段,别无选择。许多人私下里承认:"这是最好的机会,(他们)承诺会解决问题。"

不能再敷衍了事

俄罗斯媒体在WADA的报告中只看到政治。是的,很大程度上确实如此。但在我们只寻找外敌的时候,我们的体育不会发生任何改变。格里高利·罗德琴科夫(Grigory Rodchenkov)2011年被指控有组织地贩卖禁药,可他最终却获得了反兴奋剂实验室主任的职务,甚至因为索契冬奥会获得奖励。需要罗德琴科夫的时候(他是一名很好的化学家),国家对其罪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到了2015年秋天,当罗德琴科夫被指控销毁近1500瓶试样时,国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从技术上将其免职。只是罗德琴科夫博士去了美国、开始与WADA合作,《纽约时报》披露了引发轰动的调查之后,俄罗斯侦查委员会才对其提起刑事诉讼。而此时已经是6月18日,距最初的指控已有半年时间。这样敷衍了事的现象随处可见。甚至现在,当理查德·麦克拉伦发表了轰动一时的报告之后,只是临时(做做样子)将体育部副部长尤里·纳戈尔内撤职,他的直接上司维塔利·穆特科部长则毫发无损。

职业化的精英体育只是金字塔的塔尖。塔尖下面的东西要重要得多,包括观众兴趣、更多的球场和体育馆、免费设施、高水平教练、群众参与等等。一旦金字塔失去基础,奖牌和胜利就不再是良好体系的自然结果,而是不惜一切代价必须达到的唯一目的。 兴奋剂事件的发生正是我们做出决定的时候:是与其斗争,还是做做斗争的样子?

| www.tsrus.cn/616875 |

文章有删节。需浏览俄文全文稿件,请登陆《Sports.ru》网站

相关阅读:国际反俄行动 向全世界作秀

Sports.ru, 帕维尔·科帕切夫(Pavel Kopachev)、阿列克谢·阿夫多欣(Aleksey Avdokhin)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