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信任即无合作:俄政治学家谈俄美反恐合作

2014年10月2日
【 字号:
【《透视俄罗斯》消息】专家表示,西方国家呼吁俄罗斯参与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的国际行动。然而,莫斯科还没有准备好接受这一建议——因对与美国采取联合行动的条件和框架并不满意。
制图:Alexey Ershov
制图:Alexey Ershov
http://tsrus.cn/456489

扫一扫

缺乏互信是俄美合作反恐中的关键问题。每一方都怀疑对方利用反恐实现本国利益。双方甚至对"恐怖主义"一词有着不同的理解。"俄罗斯遭遇多次恐怖袭击,但却没有被列入包括美国'9·11'、伦敦'7·7'和马德里'3·11'甚至孟买和巴厘岛袭击在内的大型恐怖事件名单中。相反地,俄罗斯则被归入另一类国家,因为这里发生的恐怖事件被视为与以色列遭遇的袭击相同,是对当局镇压的回应,而不是对于整个人类的攻击行为",俄罗斯政治学家、卡耐基莫斯科中心负责人德米特里·特列宁(Dmitry Trenin)写道。即使是现在,一些恐怖分子因其行为有利于美国利益而被称为"自由战士"(例如,叙利亚自由军武装分子)。

情况并非总是如此。例如,在计划阿富汗行动时,俄罗斯情报部门(以及伊朗情报部门)向美国情报机构提供了有关塔利班军事设施的情报信息。此外,俄罗斯还将自己与北方联盟建立的所有联系移交给美国情报人员。该联盟为塔吉克和乌兹别克军阀联盟,莫斯科曾长期扶持其控制阿富汗北部地区。最后,俄罗斯还对美国在中亚建立军事基地一事开绿灯,并允许其通过俄领土向驻阿美军运送物资。当然,这并非慈善活动——莫斯科明白,激进的塔利班对俄罗斯在中亚地区的利益构成严重威胁,因此愿意与美国合作。"这些事情不会登上《华尔街日报》的头版头条,但的确提高了美国人民的安全和福祉水平",前美国驻俄罗斯大使迈克尔·麦克福尔(Michael McFaul)曾这样评价两国合作。俄罗斯联邦委员会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米哈伊尔·马尔格洛夫(Mikhail Margelov)指出:"2001年9月11日之后一段不长的时间证明,莫斯科和华盛顿可以有也确实拥有能够团结一致的共同利益"。

然而,这段时间确实很短。莫斯科认为,美国拒绝考虑其利益。华盛顿对于莫斯科反对其入侵伊拉克反应激烈,并违反了俄罗斯提出的有关撤回反对美国在中亚地区设立军事基地决定的唯一条件,即这些基地为临时性质。当莫斯科确信美国驻吉尔吉斯基地将长期存在时,便开始长时间说服吉方领导人赶走美军。这一决定以及随后发生的冲突(斯诺登事件、俄罗斯在叙利亚和伊朗问题上的立场),不仅摧毁了正在形成的互信氛围,甚至破坏了互信的前提。是的,在那之后两国曾在某些方面进行合作,俄罗斯外长谢尔盖·拉夫罗夫承认,美国与俄罗斯之间有"足够有效双边沟通机制,联合各部门参与到反恐斗争中"。然而,这一合作纯粹为战术性质。克里米亚和乌克兰东南部事件发生之后,美国不仅在事实上,也在法律上,拒绝与莫斯科在反恐斗争中进行合作。俄罗斯对这种示范性行为的评价极其负面。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莫斯科不会参与于美国有利的反恐斗争——但仅在没有美国支持的情况下会这样做。此外,与美国不同,俄罗斯没有太多迟疑就向伊拉克军队提供武器,使其能够应对ISIS部队对巴格达的进攻。俄罗斯战斗机给伊拉克政府帮了大忙。

莫斯科还打算进一步支持针对ISIS的斗争,但不会参与其认为不合法以及未经叙利亚政府同意而开展的对叙行动。俄罗斯要求美国在行动中保持最大透明度,与叙利亚当局达成和解(即符合所有法律手续),并保证该行动不会最终变为对阿萨德军队的空袭。各种迹象表明,华盛顿不准备提供这样的保证。"美国国务卿不止一次对我说,将于近期提供某种形式的平台,使美国、俄罗斯和该地区国家能够评估当前局势,并尝试寻求利益平衡,有目的地解除恐怖主义威胁",拉夫罗夫表示,"我一直支持他对这种接触的愿望,但除口头表示以外,事态没有任何进展"。

| www.tsrus.cn/37305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格沃尔格•米尔扎扬(Gevorg Mirzayan),俄罗斯科学院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研究员、《专家》杂志记者, 《专家》杂志记者及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