述评:2014年俄正式抛弃戈氏“遗产”

2014年3月21日
【 字号:
克里米亚公投为一个长达25年的时代划上了句号。这一时代可追溯到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1988-89年间的一系列讲话。苏联最后一位领导人所阐述理念的主要内容在于:必须停止系统性对抗、拒绝将世界分成若干个集团以及承认存在某种全人类通用的思想基础。
图片来源:俄新社
图片来源:俄新社
http://tsrus.cn/456383

扫一扫

戈氏遗产被保留

自那时起,全球的情形已面目全非。苏联作为国家已消失,但正式成为其合法继承者的俄罗斯,尽管有些曲折仍在遵循该理念。的确,戈尔巴乔夫阐述其"新思维"时,世界舞台上还存在着平衡,超级大国处于平等地位。改革理论家们看到了未来趋同思想的相互作用——两种体系优胜劣汰。但苏联解体打破了平等趋近和思想相互丰富的幻想,阐述全人类价值观的权利和国际关系准则开始属于获胜一方。这些被默认的准则即使在俄罗斯早期外交政策相当软弱的阶段也基本上会引起质疑。与西方的冲突自始至终而且日益尖锐——高加索地区、南斯拉夫、从"颜色革命"到南奥塞梯战争的后苏联空间以及中东......然而戈尔巴乔夫时代的主要遗产还是被保留了下来——与西方的建设性关系被视为国家发展最有价值和至关重要的因素。

乌克兰危机改变俄习惯路线

乌克兰危机使这一已经习惯的路线发生了改变。亚努科维奇政权的倒台以及随后发生的法律和政治动荡成为莫斯科采取极端强硬措施的导火索。西方似乎未能马上意识到,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来说并非只是红线那么简单,而是"双实线"。于是,当出现在欧洲和美国积极参与下邻国将变成建立在其它思想之上(当前情况下是自由主义思想还是与之相反的反动的民族主义思想并不重要)的某种附庸的机会时,协商的空间就已经消失了。莫斯科已不再顾及全面破坏与西方关系所付出的代价。

偶然中的必然

政策转变的起因是乌克兰。这既是偶然,也是必然。偶然是因为,如果乌克兰没有因无能的领导人而堕落失败到如此程度并拥有实力储备的话,其政治体系不会轰然崩溃。必然是因为,乌克兰一直被视为战略要地,欧洲的力量布局和俄罗斯的自身安全都取决于该国。但这并不意味着克里姆林宫的目标是重建1991年12月消失的那个国家,而在于重新演绎冷战的结局。俄罗斯国内一直都有"苏联并没有输到屈膝投降并离开战场的地步"的观点。俄罗斯从未被正式确认为被战胜的大国,但公认的地位导致其不仅一再退让,而且无法在新的体系中恢复自己希望得到的权利。

谁都不愿意平等协商,而俄罗斯又不满足于"永远在上升"的大国的地位。像中国那样致力于目标坚定的努力工作和发展莫斯科又做不来。2000年代末,在国际威望和恢复增长等方面获得了能够获得的一切。从前的发展模式结束了。其他国家并不愿意与俄罗斯讨论令俄罗斯满意的游戏规则,西方大国认为冷战后形成的体系不应做出重大调整。似乎俄罗斯领导人已得出结论:沿着当前的路发展下去不会实现突破,相反会面临衰落。因此,或者成功扭转这一趋势并将其纳入"核心",或者定位于非西方合作伙伴,建立某种对抗性平衡。

俄罗斯的态度缘何如此坚决?

首先,莫斯科有理由认为,大家早已厌倦了乌克兰,而且很少有人相信其未来。因此,西方世界基本上不可能被充分动员起来。其次,乌克兰的情况会让西方任何意欲将其变为对抗俄罗斯基地的企图最终只能导致其脆弱结构的崩溃。第三,非西方世界对当前发生事情的态度不定。没有宗主国的同意,当然谁都不会正式承认一国的部分领土被划归另一国管辖。但许多人都在兴致勃勃地关注着自苏联解体以来首次有人对美国发出毫不妥协的挑战。最后,西方的严厉政策促使俄罗斯进一步落实早前便已开始的应对举措:精英国有化、转向东方、降低对国外市场的依赖和远离自由主义价值观等。

乌克兰政治因某种原因崩溃对俄罗斯来说将是难以预见的震荡。克里米亚的先例或将产生反效果。俄罗斯认为,在现实的而非昨天才在国际法中出现的"无限度"的情况下实现目标的能力至关重要,法律形式问题则并非如此重要。于是,莫斯科开始了一场相当大的游戏。风险很大,可能获得的收获也不小。旧的世界秩序将完全停止发挥作用,新世界秩序或将很快形成。早在1986年便首次提到建立新的世界秩序的必要性的戈尔巴乔夫一事无成。弗拉基米尔・普京欲回到风口浪尖上重新再尝试一次。| www.tsrus.cn/27697 |

 

需浏览俄文原文稿件,请登陆《gazeta.ru》网站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政治学家、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