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意识抬头 或影响俄罗斯国家统一

2013年4月9日
【 字号:
时至今日,“民族问题”依然是俄罗斯社会和政治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然而,如果说上世纪90年代和2000年初期媒体和专家关注的是少数民族与个别共和国的自决权问题(特别以车臣为例),那么最近几年有关“俄罗斯理念”的各种版本和诠释逐渐走上前台。根据俄罗斯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提供的资料显示,2012年,约有10-15%的俄罗斯人支持“俄罗斯族的俄罗斯”这一口号,而30%的人认为俄罗斯族应该获得比其他民族更多的权利和特权。
今天的“俄罗斯民族复兴”被描绘成一种黑暗势力的非理性冲动。毫无疑问,其中的非理性因素和黑暗因素一点都不少。制图:Aleksey Yorsh
今天的“俄罗斯民族复兴”被描绘成一种黑暗势力的非理性冲动。毫无疑问,其中的非理性因素和黑暗因素一点都不少。制图:Aleksey Yorsh
http://tsrus.cn/456257

扫一扫

对某种思想意识的群体性需求会催生相应的意识供给。俄罗斯民族主义已不再被边缘化。甚至那些标榜为自由派的政治家也开始越来越多得引述“特殊俄罗斯之路”的说法。尽管有关赋予俄罗斯族国家主体民族地位的提法未列入《俄罗斯国家政策战略》中,但其已在最高层得到最广泛地讨论。

俄民族问题再成焦点 专家建议改革民族政策 》》》

2002年和2010年进行的人口普查数据成为“俄罗斯民族复兴”捍卫者们掌握到的一种特殊合法资源。俄罗斯族人数在俄罗斯帝国和苏联时期都未曾达到全国人口总数的80%。因此,结论成为,俄罗斯作为俄罗斯人的国家,其多数民族应该在政府、企业和公共部门享有优先权。

根据联邦社会院专家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如果俄罗斯民族主义政党将参加2016年议会选举,那么很有可能获得10%的选票。这种局面形成的原因是什么?“俄罗斯意识”的支持者群体正在迅速扩大会产生什么后果?

今天的“俄罗斯民族复兴”被描绘成一种黑暗势力的非理性冲动。毫无疑问,其中的非理性因素和黑暗因素一点都不少。然而,问题不仅如此。俄罗斯民族主义高涨在很大程度上一个客观的过程。它反映了俄罗斯社会的过渡性质,即抛弃了苏联的外衣,却至今没有找到合体的新装。所有这一切使得寻求对身份的认同以及有关俄罗斯在新世纪应成为什么样国家的争论变得更有现实意义。

在很大程度上,“俄罗斯意识”的日益普及是对苏联解体以及俄罗斯族在前苏联和俄联邦各民族自治共和国的地位发生巨变的反应。

正是因为这些失误和错误导致“俄罗斯问题”被极端分子利用,而“俄罗斯民族复兴”也被视为是一种政治报复。报复的形式有很多,包括呼吁彻底限制移民,提议建立中央地区和南部地区之间事实上的种族隔离,甚至复兴“俄罗斯旗帜”下的帝国。然而,所有版本的“俄罗斯民族复兴”都具有相同的思想和政治内核,即倾向于简单的世界观、激进的排外主义和孤立主义。“俄罗斯民族复兴”的另一个危险在于呼吁对民族进行生物性理解。在这方面,俄罗斯的民族主义与上世纪90年代的国家分裂计划没有根本区别。正因为如此,实施所谓的“俄罗斯项目”从本质上说无异于火上浇油。

俄罗斯政府必须在尽可能短的期限内对于打着“俄罗斯旗帜”的种族政治活动给予回应。为此,不需要辞藻华丽的声明,而是需要从根本上改革民族政策,以使现在的民俗和民族学活动转变为对身份的统一认同,这种认同不是基于血缘原则,而是基于相同国籍和对国家忠诚的原则。否则,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如果当局对“俄罗斯民族复兴”放任自流,国家统一的问题将会自行消失,因为中心地区将会开始自我定义,直至将讨厌的“外来人”分离出去,包括其他民族的本国公民。今天,俄罗斯民族主义运动仍仅限于分散的政治团体活动,但明天就可能开启统一进程。政府的不作为就是在纵容“俄罗斯族的俄罗斯”捍卫者相互联合,这将对俄罗斯国家统一造成巨大威胁。

作者:谢尔盖·马尔科多诺夫(Sergey Markedonov),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国外区域学和对外政策教研室副教授。, 美国华盛顿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