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民族问题再成焦点 专家建议改革民族政策

2012年9月19日
【 字号:
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客座研究员谢尔盖•马尔克东诺夫认为,隐瞒俄罗斯现实存在的民族问题将会把国家推向分裂的分裂,但问题却并非无法解决。对现有民族政策进行改革有助于俄罗斯公民国家以及真正意义上民族团结的实现。
作者:达恩•波托茨基(Dan Pototsky)
作者:达恩•波托茨基(Dan Pototsky)

扫一扫

最近几个月来,俄罗斯的“民族问题”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然而,始终围绕俄罗斯最动荡和无法预测的北高加索地区进行争论则更加剧了问题的严重性。

目前,发生的最具代表性的事件包括车臣和印古什领导人之间因边界问题发生的冲突、俄罗斯穆斯林精神领袖之一塞德·阿凡迪(Said-Afandi)遇害,以及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长官亚历山大·特卡乔夫(Aleksandr Tkachev)关于有必要建立特别哥萨克骑兵巡逻队,以保护本地区不受高加索外来人口侵扰的声明。在该声明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将某些公民置于其他公民对立面的企图。因为其中所指并非持有外国护照进入俄罗斯境内的非法移民,而是针对同样身为俄罗斯联邦公民的高加索居民设置门槛。那正是作为俄罗斯不可分割一部分的重要地区。

事实上,是时候打破对“民族问题”的视而不见或封锁了。任何一个多民族社会(甚至富足发达的国家)都面临民族冲突和分裂主义的威胁。许多欧洲(西班牙、比利时、英国、法国和加拿大)和北美国家的经历证明了这一点。然而,对当今俄罗斯来说,其中最有意思的经验来自美国。1968年因黑人领袖马丁·路德金被暗杀而引起的种族暴乱使得美国处于分裂的边缘。时间过去40年,该问题已不再是政治问题。美国人成功地将其转化为社会层面的问题。奥巴马总统、两任前国务卿、四星上将、演艺明星以及青年人的偶像等的出现和存在,都充分说明美国完美地实现了将该族裔融入美国社会的过程。

如今,俄罗斯的种族冲突以及政府对此日复一日地视而不见注定了国家正在走向崩溃。目前依然存在在未来解决该问题的可能性,但首先需要对国家的民族政策、其象征以及社会政治词汇进行改革,否则在已形成的真空地带会产生各种各样的民族问题,而作为不分种族且属于所有公民的俄罗斯国家将不复存在。

不幸的是,俄罗斯民族政策在相当的时间里以及很大程度上仅被视作对民俗和民族学的研究。俄罗斯政府内相关部门被解散恰好能说明该问题的存在,当局很难为其在实际应用中找到相关职能。同时,民族政策还往往被归结为某些民族提供特别优惠,以及确定各地区“主体民族”和“原住民”等。不仅边缘社会团体成员和极端主义者,而且执政党成员也“感染”了这种情绪。他们建议强化人员登记制度和对“外来人口”实施限制措施,其中包括针对来自其他地区的本国公民。

结果,民族政策没有同个人和公民,而是同具有“集体身份”的各族裔群体建立起关系,并对俄罗斯社会的分化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与此同时,专家认为,将国民按照民族进行“划分”也并不现实,这违背了经济学、地理学和人口学的客观规律。如果北高加索地区的人口持续增长,而车臣、达吉斯坦和印古什共和国的土地资源短缺,那么任何警戒线都无法阻止过剩劳动力人口的流动。同时,这种流动性对预防社会问题有利无害。如果没有内部迁移,那么高加索“火药桶”爆炸的几率将会更高。

因此,需要做的不是维护“俄罗斯良民”或“高加索良民”的利益,而是应该思考如何确保不同群体对俄罗斯国家和社会的认同,这些群体既包括不同族群,也包括来自不同社会和经济结构的群体以及具有不同工作方法的群体。因此,对民族政策进行改革应该围绕“公民国家”,即统一的政治身份而非“血缘原则”的理念来展开。

目前,已有初步迹象表明,情况正在发生变化。2012年8月在萨兰斯科举行了第一届民族关系总统委员会会议,参加会议是为来自学术界的权威代表。会议确定了为这一敏感领域制定国家政策的新概念框架。正如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科学院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所长瓦列里·季什科夫(Valery Tishkov)所指出的:“少数人的权利和多数人的权利只能统一于共同空间,而不是隔离为不同社会团体。对不同族裔进行隔离不仅在领土意义上,而且在文化意义上将对国家产生灾难性的影响”。因此,如同对恐怖主义、种族主义和个别联邦主体的封闭主义进行打击一样,除了形成统一的俄罗斯联邦政治和公民国家以外,没有第二条同排外主义(无论是对多数群体还是少数民族)作斗争的道路。同时,对俄罗斯来说,越早制定不是基于“血缘原则”和备受指责的“第五条款”,而是基于公民政治的共性和信仰的新型现代化民族政策,国家就越接近真实而非自诩的民族团结。

作者:谢尔盖·马尔科多诺夫(Sergey Markedonov),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国外区域学和对外政策教研室副教授。, 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客座研究员。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