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roflot main Palace of Pioneers The Shantar Sea Moscow Kremlin Museums Main entrance of the Exhibition of Achievements of the National Economy of the USSR Boris Grigoriev ‘The Village’, 1918 ‘Krasnye Kamni’ (‘Red Rocks’) canyon Gymnast Alina Kabayeva waving after receiving a medal during the European championship. Astronomical Observatories of Kazan Federal University
俄罗斯周边15片海域 海洋发展兼具机遇与挑战 探索莫斯科全俄展览中心 30年来历经巨变

沙皇的华丽遗产:探秘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璀璨珍藏

尼古拉一世时期(19世纪下半叶),沙皇俄国开始对中世纪和骑士精神着迷。历史学家们开始寻找与本民族历史上的英雄及其武艺本领有关的文物。早在19世纪初,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军械库就成为一座开放式博物馆。然而,其中的历史文物有时会被赋予虚构的属性。突然间,最著名的展品,如盔甲、头盔、皇冠开始被归属于过去的伟大英雄。
来源: 作者:亚历山德拉•古泽娃(Alexandra Guzeva)

1. 象牙王座

(The Ivory Throne)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象牙王座曾被认为是大公伊凡三世和沙皇伊凡雷帝(四世)时期的杰作。19世纪时,人们认为这把象牙“椅子”是拜占庭王室为祝贺大公伊凡三世(1440-1505年)与拜占庭公主索菲亚·巴列奥洛科(Sophia Paleologos)成婚而赠送的礼物。然而,在苏联时期,又出现了新的传说。1964年,苏联政府编写了第一本《军械库指南》(Armory Chamber),称王座的历史可追溯至16世纪,“属于伊凡雷帝”。

 国家宗教历史博物馆 国家宗教历史博物馆

其原因可能与19世纪晚期的一尊雕塑有关,雕塑中的伊凡雷帝正是坐在王座上。王座的现代归属问题于20世纪90年代被提出。军械库的专家们研究了17-18世纪的文献并对王座装饰进行了分析,认为王座很可能由莫斯科的大师们所制作,或许还有西欧大师的参与。其历史可以追溯至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Alexei Mikhailovich,1626-1676年)时代。同时,双头鹰和其他单独的板块在19世纪时就已经安装好了。

2. 第二顶莫诺马赫王冠

(The Monomakh’s Cap of the Second Set)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这顶王冠曾归属于10世纪的奥尔加公主。这顶著名的莫诺马赫王冠被认为是沙皇俄国的主要仪仗用品之一。根据传说,拜占庭皇帝君士坦丁九世莫诺马赫(Monomakh)将它和许多其他皇家礼服和礼物赠予俄罗斯大公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他的母亲来自拜占庭家庭)。许多传说都与这些礼物有关。后来,历史学家否定了这一说法,并经考证发现君士坦丁九世在弗拉基米尔2岁时就已去世。与此同时,这顶王冠的来历依然是谜。

3. 12世纪的盾牌(The 12th century shield),

据说是沙皇加冕礼的一部分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据说,这面盾牌曾也是沙皇加冕礼中仪仗的一部分。1807年,阿列克谢·马林诺夫斯基(Alexei Malinovsky)在其对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军械库的“历史描述”中声称,自弗拉基米尔·莫诺马赫(Vladimir Monomakh)的儿子姆斯季斯拉夫大公(Mstislav the Great)时期起(即12世纪初),这面“国家盾牌”就以为人所知。顺便提一下,许多文物,如头盔、盔甲、马刀都属于这位大公。根据马林诺夫斯基的说法,这面镶嵌有宝石、金属、内衬天鹅绒的盾牌曾被用作婚礼和加冕仪式的道具。19世纪末,真相被发现,这面盾牌似乎制造于17世纪,并于1702年首次出现在皇家物品清单中。

4. 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头盔

(A helmet attributed to Alexander Nevsky)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这顶头盔(又称“杰里科式帽”,Jericho Cap)由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军械师尼基塔·达维多夫(Nikita Davydov)于17世纪初为罗曼诺夫王朝首位沙皇米哈伊尔·费奥多罗维奇(Mikhail Fedorovich)制作。护鼻顶端刻有天使长米迦勒(Archangel Michael)手持十字架和宝剑的图案。只是,到了19世纪时,这顶头盔突然开始被认为属于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大公!尽管这一说法只是在一些口头传说中得到证实,但具有爱国情怀的人们还是喜欢这一说法,大公的形象甚至被绘制在沙皇俄国的国徽图案中。后来,亚历山大·涅夫斯基的头像还出现在苏联勋章上。

5. 德米特里·顿斯科伊的儿童盔甲

(Children armor attributed to Dmitry Donskoy)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这件盔甲高145厘米,肩宽45厘米,专家认为其形制类似于17世纪西欧骑兵的盔甲。关于其来源的确切信息不详,但有可能是17世纪时为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的一个儿子所制作,制作地点位于莫斯科。也有一种可能,是为青少年时期的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所制作。要知道,莫斯科的一位宫廷大师确实收到过为15岁的沙皇制作盔甲的订单。然而,在19世纪时,出于某种原因,《军械库指南》的作者们认为这套盔甲归属于生活在14世纪的德米特里·顿斯科伊大公。不过,这一说法并没有流传开来。阿列克谢·奥列宁(Alexei Olenin)院士是第一个提醒人们注意这一可疑归属的人,并认为这是作者“狂热想象力”的臆造。

6. 在与蒙古人对阵中阵亡的王子头盔

(A helmet attributed to the prince who was killed in battle with the Mongols)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1809年,著名的历史文物收藏家阿列克谢·穆辛·普希金伯爵(Alexei Musin-Pushkin)将这顶钢制头盔赠予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军械库。他声称,是在位于锡季河畔(Sit River)的乡间别墅附近发现了这顶头盔。1238年,尤里·弗谢沃洛多维奇大公(Yuri Vsevolodovich)与鞑靼蒙古人在那里发生了战斗。大公在战斗中战败身亡。因此,穆辛·普希金认为头盔属于尤里大公本人。19世纪末,专家们对头盔进行了研究,认定它实际上是16-17世纪时在中亚叶尔羌汗国(Yarkand Khanate)制作而成。

7. 被认为属于“乱世”佳人的象牙锏

(The ivory mace attributed to a Time of Troubles femme fatale)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历史学家马林诺夫斯基(Malinovsky)认为,这把顶部镶有水晶的象牙锏属于波兰贵族玛丽娜·姆尼舍克(Marina Mnishek)。更重要的是,她是骗子德米特里一世(False Dmitry I)和德米特里二世(False Dmitry II)的妻子。她更是17世纪初俄罗斯动乱时期的重要人物。根据传说,这把锏是由波斯阿巴斯大帝(Shah Abbas)送给姆尼舍克。也许,人们只是根据这件文物的精美程度得出这一结论,但这一说法却一直流传至20世纪90年代。最有可能的是,在16世纪80年代,这把锏是为沙皇阿列克谢·米哈伊洛维奇的女儿们所制作。例如,为娜塔莉亚·阿列克谢耶夫娜(Natalia Alekseevna)制作,她参加了哥哥彼得王子(Tsarevich Peter,未来的彼得大帝)的儿童战争游戏。

8. 米宁和波扎尔斯基的马刀

(The sabers attributed to Minin and Pozharsky)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1612年,米宁和波扎尔斯基率领军队打败了入侵俄罗斯的波兰军队,解放了莫斯科。沙皇尼古拉一世是骑士精神和中世纪的忠实拥护者。1830年,他下令将两把军刀从谢尔吉圣三一大修道院(Trinity-Sergius Lavra)转移至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军械库。据传说,这两把刀属于公民库兹马·米宁(Kuzma Minin)和大公德米特里·波扎尔斯基(Dmitry Pozharsky),正是他们从波兰-立陶宛联军手中拯救了俄罗斯。米宁和波扎尔斯基将包括军刀在内的一批物资赠予修道院。很有可能,这一传说正是由修道院的一名僧侣传出,据称是在复述一个口耳相传的古老传说。现代克里姆林宫专家确信,这只是“在寻找重要民族历史文物过程中对民间传说进行浪漫演绎的结果”。两把刀上均刻有阿拉伯文的铸刀师名字,于17世纪分别在埃及(左侧)和伊朗(右侧)制造。

9. 拜占庭皇帝的权杖

(Scepter of the Byzantine emperors)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这根权杖上刻有“1638年”字样。尽管如此,1807年时,阿列克谢·马林诺夫斯基(Alexei Malinovsky)仍坚持认为它是传说中11世纪由拜占庭赠送莫诺马赫的礼物的一部分。早在18世纪时,历史学家瓦西里·塔季舍夫(Vasily Tatishchev)就写过关于“古希腊制作的权杖”的文章,叶卡捷琳娜大帝甚至也曾在其所写的俄罗斯历史笔记中提到过,它是莫诺马赫的遗物之一,保存在军械库中。考虑到1638年的铭文和权杖的艺术特征,现代专家仍然认为这件文物确实是在17世纪制作。它可能是由君士坦丁堡的大师们按照以前希腊礼仪的风格所制作。

10. 西伯利亚征服者叶尔马克是锁子甲

(The chain mail Yermak, conqueror of Siberia, was allegedly drowned in)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

这件16世纪的锁子甲上有一块铜板,上面刻着主人的名字——彼得·舒伊斯基大公(Prince Peter Shuisky)。据悉,他死于1564年利沃尼亚战争(Livonian War)。苏联历史学家谢尔盖·巴赫鲁申(Sergei Bakhrushin)认为,这正是从西伯利亚城市托博尔斯克((Tobolsk))转移至军械库的锁子甲,在西伯利亚汗国旧都遗址的考古发掘中被发现。后来,历史学家驳斥了这一凄美的说法,因为没有资料证明伊凡雷帝曾赐予叶尔马克任何盔甲。

《克里姆林宫的传奇:俄罗斯浪漫主义与军械库》展览将在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博物馆展出,至2024年1月14日结束。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盈利机构项目准备

相关阅读: 传世之宝:莫斯科克里姆林宫的20件珠宝杰作
莫斯科克里姆林宫 五个鲜为人知的秘密

|www.tsrus.cn/678573|

2023年11月7日
标签: 博物馆克里姆林宫历史沙皇莫斯科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