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in's mausoleum Kamchatka Vrubel Village houses Venetsianov Space in Soviet and Russian art Everyday life in Soviet Moscow Golden Autumn Dashi Namdakov
盘点堪察加半岛15张美到令人难以置信的照片 大美俄罗斯  童话般的木屋

12幅杰作:俄罗斯重要现代派画家弗鲁别利

米哈伊尔·弗鲁别利(Mikhail Vrubel)的独特画风很难与他人混淆。他是俄罗斯浪漫主义和新艺术运动时期的天才,早在19-20世纪之交就成为俄罗斯先锋派艺术的先驱。
来源: 作者:亚历山德拉•古泽娃(Alexandra Guzeva)

弗鲁别利出生于贵族家庭,从小学习各种艺术。绘画不是唯一功课,他还花费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学习音乐。他非常喜欢文学,其艺术创作中的许多绘画灵感来自民间传说和神话、莎士比亚以及歌德、普希金、莱蒙托夫等浪漫主义诗人。

他的艺术天赋最早引起注意是其在展览会上看到米开朗基罗的壁画《最后的审判》的复制品后。他怀着极大热情将其模仿出来。父亲为他请了名绘画教师,但他没有继续画下去。弗鲁别利毕业于圣彼得堡大学法学系。24岁才决定进入美术学院并专业从事绘画。我们在这篇文章中为您介绍他的一些主要作品。

1. 《坐着的天魔》,1890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天魔的概念和形象在弗鲁别利脑海中酝酿了好几年,这是最早的典型弗鲁别利风格作品之一。用特殊刮刀涂抹的大笔触,给人一种仿佛不是油画,而是马赛克镶画的感觉。实际上,他工作过的基辅大教堂中的马赛克,确实对这种技巧产生了影响。这幅画的灵感来自米哈伊尔·莱蒙托夫的浪漫主义长诗《恶魔》。堕落的天使在世间游荡,在哪里都找不到安宁。弗鲁别利对这一形象有自己的理解:它不是邪恶的,而是遭受苦难的,同时也是威严的。

2.《帕里斯的评判》,1893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889年,弗鲁别利搬到莫斯科,认识了大企业家、慈善家和艺术爱好者萨瓦·马蒙托夫(Savva Mamontov)。作为现代派画家和创新者的弗鲁别利尚未被社会接受,但马蒙托夫有种微妙的艺术直觉,他开始委托艺术家装饰自己莫斯科的宅邸。很快,弗鲁别利开始接到其他艺术爱好者的订单。例如,他为敦克尔家族的莫斯科宅邸创作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三联画《帕里斯的评判》,但不知为何被客户拒绝了。

3.《格辽莎公主》,1896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这幅巨型画是萨瓦·马蒙托夫委托弗鲁别利创作的,用于布置下诺夫哥罗德全俄艺术和工业博览会展厅。展会开幕前这幅画被美术学院评委会拒绝并引发激励争论。萨瓦·马蒙托夫订做了一幅《格辽莎公主》的马赛克复制品,装饰他20世纪初在莫斯科大剧院对面建造的大都会酒店正面。油画原作在大剧院舞台储藏室中放了多年,2007年才移交给特列季亚科夫画廊。为了展示这幅画,画廊不得不对大楼进行改造,结果出现了一个专门的弗鲁别利厅。

4.《萨瓦·马蒙托夫肖像》,1897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弗鲁别利创作的真人肖像不多,他的赞助人萨瓦·马蒙托夫就是其中之一。黑色的备受摧残的形象,反映了企业家当时所处的紧张生活环境。他是位显赫的艺术赞助人,被指控挪用大量公款。这幅画完成后不久,马蒙托夫被捕并受审,但被无罪释放。由于失去收入,他不得不变卖财产,包括大量著名画家的画作。

5. 壁炉《伏尔加·斯维亚托斯拉维奇和米库拉·谢利亚尼诺维奇》,1899年

Press PhotoPress Photo

萨瓦·马蒙托夫的阿布拉姆采沃庄园里,形成了一整个艺术小组。弗鲁别利经常在那里客居,并举办陶瓷制作。他根据自己的画稿,亲手和助手制作炉灶瓷砖、墙画、雕塑和其他装饰元素,大部分为传说和神话主题。这座民间故事题材壁炉在1900年巴黎世界博览会上获得金奖。

6.《潘》,1899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19世纪末,俄国艺术界出现了一种“俄罗斯”风格时尚,弗鲁别利是复兴民间传说的人之一,他的此类作品既有陶瓷又有绘画。尽管这幅画的灵感来自法国作家阿纳托尔·法朗士(Anatole France)的短篇小说《圣萨堤尔》,但弗鲁别利把希腊神话人物融入了俄罗斯的土地。他的潘更像是林妖,隐藏在典型俄罗斯风景的背景中。

7.《萨特阔》盘子,1899-1900年

俄罗斯博物馆俄罗斯博物馆

弗鲁别利为尼古拉·里姆斯基-科萨科夫(Nikolay Rimsky-Korsakov)为萨瓦·马蒙托夫私人剧院创作的歌剧《萨特阔》设计了布景。这一传奇俄罗斯民间故事,启发弗鲁别利创作了一系列用马约利卡彩陶制成的雕塑品,包括歌剧中人物的雕像和饰盘。

8.《天鹅公主》,1900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像潘一样,天鹅公主也是个神话人物,存在于异世之间。她有时是个美丽的女孩,有时是只天鹅,画家试图捕捉这一变身时刻。在里姆斯基-科萨科夫的歌剧《萨坦王的故事》中,这一角色由弗鲁别利的妻子、歌唱家娜杰日达·扎别拉-弗鲁别利扮演。

9.《被反倒的天魔》,1902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第一幅迷失的《坐着的天魔》之后,弗鲁别利还创作了《飞翔的天魔》,威严地翱翔在世界之上,并以这幅悲惨的《被反倒的天魔》结束了该系列。他那折断身躯的背景,是雄伟的高加索山脉。

10.《六翼天使》,1904年

俄罗斯博物馆俄罗斯博物馆

继莱蒙托夫的恶魔后,弗鲁别利又开始描绘其他复杂生物。这次是普希金的诗歌《先知》中的人物——可怕的六翼天使,上帝的使者。他手持利剑,剖开普希金笔下主人公的胸膛,用火炭代替心脏,使其成为先知,用语言把人心点燃。

11.《珍珠贝壳》,1904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最初,弗鲁别利只关注珍珠母的斑驳闪色,并试图用画笔对其进行描绘。海洋公主们出现在这幅画中完全出于“偶然”,因为弗鲁别利在一幅草图中似乎“看到”了她们。她们丰富了这幅画,把贝壳变成了一个神奇的洞穴。

12.《音乐会后》,1905年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弗鲁别利为妻子、著名歌唱家娜杰日达·扎别拉-弗鲁别利画了许多肖像画。这是最后几幅之一,但未完成。画中,疲惫的妻子半躺在壁炉旁的椅子上。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营利机构项目准备 

相关阅读:

浪漫主义乡村画家:维涅齐昂诺夫的15幅画作
  

| www.tsrus.cn/673519| 

2021年11月16日
标签: 艺术画家历史展览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