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tang Russian Guards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White Square Chara Sands Lubov Chernysheva Yuri Pimenov Church of Sts. Peter and Paul Reeneсtment festival
身材高大又武装到牙齿 在图片中了解俄罗斯精锐护卫队 莫斯科城市景观反差巨大 对比令人难以置信

勇敢者游戏:红牛史诗级穿越西伯利亚极限自行车赛

一年一度的俄罗斯超级自行车赛已经落幕,来自六个国家的六名勇敢的运动员在25天内跨越八个时区,穿越近10000公里。让我们看看比赛中的精彩照片和故事吧!
来源: 丹尼尔·察利安(Daniel Chalyan)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7月24日,在莫斯科的剧院广场上,赛车手们开始了目前最为激烈的自行车比赛——红牛穿越西伯利亚极限赛。他们分别来自西班牙、丹麦、巴西、德国、印度和俄罗斯。其中,三名选手已参加过去年举行的比赛。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下一站是下诺夫哥罗德,距离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以东约300公里处。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来自阿根廷的选手帕特里西奥·杜塞(Patricio Doucet)参加比赛后表示,最初的四天到五天是最难熬的。“身体要重新进行调整,以适应新的挑战。因此,重要的是要熬过最初的几天,然后会变得轻松一些。”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其他参赛选手,比如来自巴西的马塞洛·弗洛伦蒂诺·索尔斯(Marcelo Florentino Soares)和丹麦的迈克尔·努森(Michael Knudsen)今年再次回归。努森去年未能完成比赛,而索尔斯已经是第三次参加比赛了。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印度选手艾米特·萨马斯(Amit Samath)在喜马拉雅山脉接受训练,因此不必担心极端温度和爬坡骑行。他在接受红牛团队采访时表示,心态是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他还补充说,选手应该“把精力和体力留给最后4000公里”。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俄罗斯选手弗拉基米尔·古谢夫(Vladimir Gusev)生平中第一次参加这一艰难的考验。他说,想“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是否能够不眠不休连续骑行1000公里”。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第二阶段的路程更加深入俄罗斯腹地。喀山位于诺夫哥罗德以东382公里。由于大规模交通堵塞,选手们不得不在最后100公里放慢速度。根据努森的说法,即使从诺夫哥罗德出发时的道路很平坦,路况也很好,但持续的顶风骑行,使得前进变得非常“艰难”。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彼尓姆和叶卡捷琳堡是第3和第4阶段。叶卡捷琳堡位于欧亚交界线上。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对于古谢夫来说,第6阶段令人难以置信的神经紧张,他的腿痛得厉害,“险些没能挺过来”。尽管如此,伤痛几乎没有让他放慢速度,他的成绩比皮埃尔·比肖夫(Pierre Bischoff)慢了7秒钟,后者的成绩是19小时41分35秒。丹麦选手迈克尔•努森则比这两位车手落后了两个小时。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可惜的是,因腿上严重,古谢夫不得不在第7阶段退出比赛。鄂木斯克至新西伯利亚是距离最长的一个赛段,全程超过600公里。他的队医说:“这是这类比赛中最常出现的伤病。”这位俄罗斯选手依靠止痛药撑了一夜。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很漂亮,甚至是壮观,”帕特里西奥•杜塞在谈到第12阶段时表示。骑手们从乌兰乌德骑行至位于中国边境的赤塔,全程600公里。然而,即使是这段疯狂的赛程也无法与选手们之后将面临的1300公里赛段相比。杜塞选择退出,而古谢夫又重新参加比赛。
Red Bull Trans-Siberian Extreme

Denis Klero/Red Bull Content Pool

骑手们疯狂地骑行,有时要多骑行1-2小时,这是一项真正艰巨的任务。在哈巴罗夫斯克到符拉迪沃斯托克的第15阶段,也是最后一个阶段,比肖夫几乎是独自完成,比去年的纪录提前了3小时,而他在去年获得了银牌!
2018年10月30日
标签: 体育自行车比赛西伯利亚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