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ymchan Soviet football Herring under the fur coat Mark Olich Jump rope Men in Russian art Vereschagin Line for food 1918 stalinist-arch2
2018年世界杯来俄罗斯 不可错过的十道特色菜 精彩抓拍——15张不可思议的俄罗斯日常生活照片

听一位摄影师讲述马林斯基剧院后台的故事

马克·奥利奇(Mark Olich)多年来一直负责拍摄著名的马林斯基剧院的排练和后台。他在自己的照片中讲述了观众在圣彼得堡主剧场中看不到的故事。
来源: 作者:叶列娜·波布洛娃(Elena Bobrova)
Mark Olich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Mark Olich

“幕布后面发生着不同寻常的事情。一位普通的芭蕾舞演员(让我们称她为玛莎·伊万诺娃)前一刻还在与朋友聊天,考虑自己的问题,下一刻就不再是伊万诺娃,而是丁香仙女或是别的神仙。这种转变在照片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我想,这就是鼓舞人们成为舞者和艺术家的原因,这是真正的魔法。”
Mark Olich

Mark Olich

“在排练时,信任在我看来很重要。拍摄排练更有意思,这是一个非常私密的过程,通常不允许有人旁观。这是舞蹈演员进行探索的过程,不希望别人看到他们不完美的样子。他们会精神崩溃,会哭泣。当他们打电话请我去现场拍照时,我真得非常感激。”
Mark Olich

Mark Olich

“拍摄自己的剧团很有意思,我认识他们每一个人,没有人会对你的存在感到困扰。女孩子们在上台前经常会玩闹,或是互相讲述自己的心事。有时,芭蕾舞团的芭蕾舞演员根据舞剧的情结必须在舞台上进行交流。在幕后拍摄她们的时候,我会听到身穿古代服装的《天鹅湖》女主角在讨论购车贷款的事。”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也有非常悲伤的故事,你会发现跳芭蕾舞是辛苦的工作。在舞台上,芭蕾舞演员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但在幕后,她们却会应为疼痛而跌倒,因为各种压力而出现肌肉痉挛现象。她会马上得到按摩师的治疗,会有人给她送来水和止痛药。因为在短短几段音乐之后,她必须重新回到舞台上,再次飞舞,微笑。她必须保持专业精神,不能犯错,动作一丝不苟。观众们看到的总是她们的这一面,我作为摄影师也是如此。芭蕾舞演员的职业生涯很短,35岁退休一点不稀奇,这是一个非常客观和残酷的现实。如果有伤,还会更早退休。”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芭蕾舞的世界无疑是残酷的。残酷的不是那些参与者之间的关系,而是其本身。一个5岁的小孩说:‘我想成为芭蕾舞演员。’她被带进一件芭蕾舞工作室,一切都很棒——美丽的丝带和芭蕾舞裙。过一段时间之后,她会明白,必须坚持不懈地努力训练,劈腿是非常痛苦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个孩子失去了童年。当她考入一家专业舞蹈学院之后,这种训练还会继续。即使这位年轻女孩子被剧院聘用,也不能停止艰苦训练。剧院有着非常严格的筛选过程。马林斯基剧院有几年不聘用任何瓦加诺娃芭蕾舞学院毕业的学生,而学院每年只有10名毕业生。”
Mark Olich

Mark Olich

“多年来,我一直与戴安娜·维什涅娃(Diana Vishneva)合作。我拍摄她的表演和训练。现在,除了马林斯基剧院的演出外,她还有别的工作。她有自己的事业,还开了一间舞蹈工作室。我们是朋友,她是个了不起的人,非常支持我的工作。在幕后时,她总是非常专注和镇定。”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我和乌里扬娜·洛帕特金娜(Ulyana Lopatkina)也有很多合作。她是一个非常有深度的人。她的个性很特别,不像戴安娜那样放得开。我们的相识始于一次演出时的争论。我在幕后工作,我的相机没有用特殊的罩子遮住。乌里扬娜在演出前出来,想排练圣桑的《天鹅之死》。这段芭蕾舞的音乐非常安静,角色要求舞者非常专注。突然之间,她受到相机的干扰(其实不是我的),她中断了排练。因为我站在犯错的摄影师旁边,所以她把所有怒气撒到我身上。我们发生了一次有趣的争吵,但是我们也很开心地互相敬礼。后来,她邀请我拍摄一些重要活动,其中之一便是《安娜·卡列宁娜》。要知道,她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了,这样的机会独一无二,永远不会再有了。”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Mark Olich

“在摄影方面,如果一切顺利,那一瞬间将会被永远保留下来。它们是凝固的生命,与绘画、雕塑、诗歌一样,但在舞蹈中,你必须不断地发挥自己的力量,无论你前一天、前一月、前一年跳得有多好,你都要从头开始。这就是为什么没有完全相同的表演。如果你懂得如何拍摄,而且能够看到内在的过程,那么全年拍摄《天鹅湖》,每次都会获得不一样的结果。这非常有趣。”
Mark Olich

Mark Olich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盈利机构项目准备
2018年4月24日
标签: 摄影芭蕾舞艺术舞蹈剧院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