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对俄出言不逊:世界进入“野蛮外交”时代?

2016年11月15日
【 字号:
【《透视俄罗斯》消息】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在接受采访时指出:“目前在叙利亚危机的背景下,我们的西方伙伴,尤其是美国,还有英国,已经变得歇斯底里,甚至使用‘野蛮’‘军事犯罪’等词语进行公开侮辱。”那么,西方为何在外交用语上变得如此口不择言?
Watch your mouth CN
来源:Iorsh
http://tsrus.cn/646883

扫一扫

俄罗斯支持叙利亚政府抵抗伊斯兰极端分子的斗争,西方因此时常对俄使用甚至冷战时期都不曾用过的指责。虽然苏联领导人对美国在越南的行动使用过“野蛮轰炸”一词,但这些行动当时在美国国内也受到严厉批评。但重要的是在严重贬低对方的同时,双方从未使用过“军事犯罪”这样的标志性术语。如今即使所谓伙伴国家间外交上的严厉抨击也已成为平常事。例如,法国前总统萨科齐曾经取笑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她自称在节食却要求“第二份奶酪”,默克尔则将萨科齐比作憨豆先生;意大利前总理贝卢斯科尼几乎骂遍近半数欧盟国家领导人。

目前言辞尖刻的全球明星当属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奥巴马是“妓女的儿子”,还要让奥巴马下地狱,让欧盟下炼狱,甚至罗马教皇也未能幸免,在其访问马尼拉当天,该市发生了严重的交通拥堵。“教皇,”杜特尔特隔空喊话道,“你这个婊子养的,快滚回去吧,别再来了。”

无底线迎合媒体“需求”

政治家们,尤其是那些维持民粹主义治理风格的政治家,其类似“狂妄举动”会受到媒体追捧,这有助于提高“言辞果敢的”领导人的支持率,但同时也会破坏与其他国家的外交关系。现代政治家比过去更愿意“迎合大众传媒的需求”。媒体和政治家先是“合力”创造某种神话,然后双方都难以跳出这个局囿。这导致了不久前追随“妖魔化普京”政治路线的西方政治刊物,突然像得到命令一样整齐划一地在其封面上印上了普京的画像,其内容只能说是侮辱性的。此前,即使冷战时期的苏联宣传机构也没有经常低下到这种程度。但政治阶层对此并未提出任何批评,正所谓要维护“言论自由”。但是,这种“自由”会引发接下来的外交关系恶化。普京本人不久前曾批评俄罗斯某主要电视台,因其情绪激昂地宣布要把美国变成“核灰尘”。

这一“简化”趋势具有全球性。政治家们试图用小市民听得懂的语言来说话,往往把复杂问题简化成言辞犀利、取悦普通选民的口号。例如,一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媒体放弃了大部分受众无法理解的“半官方”风格,将善于将外交信息包装成通俗语言的玛利亚·扎哈罗娃变成了自己的喉舌。需要承认的是,扎哈罗娃做得很不错,她可以用简单的语言,狠狠回击隐藏在政治家们虚伪措辞背后的双重标准。这里重要的是掌握分寸,别落入街头骂战的水平。

在世界范围内,政治正在变成表演秀,以迎合对其不甚了解的大部分民众,其目的是维持缺乏长远目光的领导者的支持率,这些领导者的视野范围只是眼前的大选期,没有谁会考虑长期后果。比如,希拉里·克林顿如果胜选,以其在激烈选战中对普京出言不逊为背景,她领导的新一届美国政府将如何同普京对话?既然将作为谈判对象的俄罗斯称为“野蛮人”,并称其正在实施“军事犯罪”,既然法国外交部长呼吁因此将俄罗斯领导人送上海牙国际法庭,将如何就包括叙利亚和解进程在内的重大问题进行谈判?是不是有太多东西成了政治公关的牺牲品?朝鲜这样的“邪恶国家”的领袖做出无赖的狂妄举动是一回事,大国间使用这样的语言则是另一回事。世界的命运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这些大国,那样的话我们离大规模战争就不远了。这会让我们退回到中世纪时代,那时常常因王室的自尊受到侮辱爆发战争。

当然,任何战争在电视新闻中都会吸引眼球、抬高收视率,但观众并不希望亲历这样的战争。

| www.tsrus.cn/646883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格奥尔基·博夫特(Georgy Bovt),政治学学者、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