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 俄美关系有望“重启”

2016年11月10日
【 字号:
【《透视俄罗斯》消息】美国第45届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将会执行怎样的外交政策?这是个全世界都感兴趣的问题。但俄罗斯及其总统普京本人更感兴趣的,则是美国的对俄政策问题。
Trumps America meets Putins Russia CN
来源:Iorsh
http://tsrus.cn/646515

扫一扫

“黑天鹅事件”成真

很少有分析人士预测到特朗普会赢得大选,因此他们的主要关注点都集中到了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外交团队上。关于特朗普,分析人士只是说,其本人不懂外交,他的外交智囊也都是些不出名的人。不过,寻找高级顾问的问题可以在极短时间内解决。美国专家界高人云集,想转投(或者投靠)在美国战后历史上最富有戏剧性、最难以预测的大选中获得意外胜利者阵营的则是大有人在。

与此同时,由于外交权力大于内政权力,美国总统往往会为国家的外交政策带来深刻的个人印记。从这个意义上说,特朗普的外交政策将具有鲜明特点,并且各方面都将是鲜明的。不过也不像我们听到他取悦选民时的乖谬言论后想象得那么“鲜明”,例如,他恐怕不会明天就开始在墨西哥边境修墙,阻挡非法移民的涌入。这种大规模建设的资金可不是小数,提出任何财政拨款的权力,则完全归属于美国众议院,其他任何人都无权提出。同时,特朗普会试图收紧移民政策,并且肯定不会推进奥巴马的对700万非法居留者提供大赦的计划。

他也不会推进形形色色的全球贸易一体化计划,比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而是相反,会试图强化已崭露苗头的趋势,让美国公司创造的工作岗位返回美国。他不会发起针对中国的贸易战,但是会努力就某些妥协和让步与中方达成妥协。

俄美关系有望出现转机

至于俄美关系,希拉里若当选则很可能至少会陷于停滞,在更坏的情况下会继续恶化,甚至可能发生危险的对抗升级。特朗普的当选则让对抗不升级成为可能。从心理学类型来说,性格古怪而外向的特朗普看起来完全是内向而“封闭”的普京的对立面。不过,似乎前克格勃上校普京与这类坦率而口无遮拦的人交流起来,要比与希拉里之类的人交流舒服得多。不光是在美国,俄罗斯也有许多人认为希拉里“不诚实”(这还是含蓄的说法)、虚伪。俄罗斯人还怀疑正是她在担任美国国务卿期间发动并“支付”了2011年秋天至2012年春天莫斯科接头的抗议集会。选举活动期间她对俄罗斯和普京本人进行了措辞严厉的指责,称克里姆林宫希望“破坏大选”或“把傀儡特朗普送进白宫”。在此背景下,很难想象普京和希拉里如何能做到心平气和地讨论而不激怒对方。与特朗普则不存在这种不愉快的过去,双方可以从一张白纸开始建立对话。

从这个意义上讲,特朗普或多或少让人想起曾经的“莫斯科在欧洲的主要朋友”贝卢斯科尼。他是一个感情冲动的人,在外交方面经验不多。可能会突然放个大嘴炮,比如针对俄罗斯总统个人,后者可能会因此而“生气”。由于俄美关系像以前一样,过于依赖领导人的私人关系,这就可能导致两国关系的迅速恶化。但是,正所谓“爱与恨之间只有一步之遥”,如今普京是率先致电特朗普祝贺其胜选的大国领导人之一。不过,普京也是在2001年9月11日率先致电布什总统,并表示要团结打击恐怖主义、向恐怖活动遇难者表示哀悼的国际领导人之一。之后发生的是著名的“慕尼黑讲话”,与整个西方、尤其是美国的关系恶化。因此,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会带来什么。如果目前可预见的其外交倾向得以强化,比如“新孤立主义”、减少在全球各地的干涉,就会对俄美关系有利。

如果特朗普遵守其选举承诺(虽然并不完全清晰),即美国不应干预乌克兰事务,甚至不太关心克里米亚半岛的命运,则这将是新一次俄美关系“重启”的强大驱动力。哪怕是美国停止对欧洲的压力,不再要求其不得放松对俄制裁,也具有重要意义。虽然特朗普本人即便同意,也不能轻易放松或者取消美国的对俄制裁,因为美国参众两院阻碍他这么做的,不仅有同党派但不完全顺从于他的共和党多数,还有民主党人。如果叙利亚在特朗普的外交定位中还处于第一线的话,作为减少对基辅支持的“交换”,莫斯科有可能在叙利亚问题上对华盛顿做出让步。

特朗普此前关于让欧洲盟友承担北约更多军事和财务责任的讲话,也不可能不让莫斯科感到欣喜。不过,特朗普恐怕不会放弃部署让莫斯科极端不安的全球反导防御系统,虽然这完全符合其“新孤立主义言论”。但另一方面,美国新当选总统解除阿拉斯加石油开采限令的计划,可能对俄罗斯的经济带来致命打击,因为这会导致全球能源价格暴跌,而能源正是莫斯科的主要出口收入来源。

因此,特朗普虽在许多方面具有不确定性,但终究是俄美关系新一次“重启”的希望。不管怎样,在国际舞台上,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将与奥巴马甚至小布什时代完全不同。

| www.tsrus.cn/646515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格奥尔基·博夫特(Georgy Bovt),政治学学者、外交和国防政策委员会成员。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