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欧达成一致才能确保新旧乌克兰稳定交接

2014年5月27日
【 字号:
乌克兰总统选举在这个半年时间里都处于尖锐政治危机中的欧洲大国中展示了一个新的政治现实。这场“广场革命”所得出的阶段性总结令人难以置信。这导致了旧政治体制的崩溃以及领土控制权的丧失。然而,此次事件却未能产生能够实现统治阶层更新换代的新领导人。
制图:Konstantin Maler
制图:Konstantin Maler
http://tsrus.cn/456429

扫一扫

几乎一切都土崩瓦解,只剩下一副人们习以为常的寡头政治的"骨架"。政权现已正式转交至大型商业最重量级的代表之一——彼得·波罗申科的手中。其他巨头,如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州州长、亿万富翁伊戈尔·科洛莫伊斯基,同样是最有影响力的参与者。金融工业巨头夺回对国家和经济控制权的斗争已在眼前。顿巴斯的"幕后主宰者"里纳特·艾哈迈托夫首当其冲,摆在他面前的任务是从自行宣布成立"人民共和国"的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夺回自己的资产和地位。

选举结束 问题依旧

没能在全国范围内而是极端不平静的状态下举行的选举可能会被质疑其正规合法性。

革命的热情已经消失殆尽。厌倦了混乱和局势不可预测性的人们更倾向于选择可敬和明理的领导人,正如人们所推测的,这样的人能够解决所有问题。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亿万富翁波罗申科,"广场革命"所抵制的这一制度的支柱,在第一轮总统竞选中胜出的原因。

乌克兰东部地区在不断反对国家机器,这一点不容忽视而且未必能对其进行成功压制。基辅当局必须找到承认这些现在被视为"恐怖分子"势力的权益的形式。

身处分岔路口的基辅和顿涅茨克

彼得·波罗申科有机会与临时政权对恢复国家完整性的不成功的尝试划清界线——无论是克里米亚的脱离还是东南部地区变为内战的策源地。他可以停止"反恐行动并改变说辞——为新制度反对者提供论据的民族主义者将退居次要地位"。

像乌克兰其他地区一样,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的大部分居民渴望和平与恢复秩序。作为对"邻国"所发生事件的回应,上述两个地区的军事状态未必能够长久激发当地居民的热情。这意味着,东部地区的基辅政权反对派必须及时转变为负责任的政治力量,能够获得真正的,在立法层面上得到巩固的权力下放。正是作为乌克兰国内的亲俄势力,乌东部地区的联邦主义者才可能指望俄罗斯,但作为某些未被承认组织的领导人就未必了。莫斯科不准备为他们承担财政及道义上的责任。

什么是俄罗斯的切身利益?参与新乌克兰的建设,并代替那个因苏联解体而出现却未能经受住历史考验的国家。莫斯科将乌克兰加入西方阵营视为一种不可接受的威胁。因此,乌克兰政治的主流趋势,特别是在克里米亚半岛与五十万亲俄选民共同脱离该国之后,无论如何都会转向西方。这是俄罗斯无法改变的现实。然而,如果经历震荡恢复的乌克兰政治体系重新走到这条路上,可能牵扯欧洲的新的暴力冲突将不可避免。

从制度上确保乌克兰的中立和过渡状态是唯一的出路。需要将其外部和内部的推动力结合起来。一方面,基于目前东南部地区的混乱状态,必须建立有效地亲俄势力,使其能够对乌克兰政治生活产生影响。其次,鉴于乌克兰问题对于欧洲安全整体上的重要性,应该在所有外部相关方参与的情况下进行新的权力下放设计。如果俄罗斯和欧盟不能够在乌克兰国家制度问题上达成一致,那么将一事无成。现实的西方政治家对此心知肚明,甚至包括俄罗斯的"朋友"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

乌克兰的政治文化为立刻修改任何协议提供了可能,而且只有坚固的外部框架才能为乌克兰避免变为俄欧关系的火药桶创造条件。任何相似事件的出现都有严苛的条件,但乌克兰需要波斯尼亚《代顿协议》的替代物,该协议于1995年年底在美欧压力以及俄罗斯的参与下由波黑内战双方签署。然而,这一次俄罗斯不仅应该"参与",而是要成为主要缔约方之一。

乌克兰的情况不需要出现类似于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那种形式上的保护国制度,但也必须要有能够确保考虑和尊重所有外部和内部利益的机制。现在,乌克兰选举比较成功,西方对此很欣慰,而"人民共和国"暂时拥有道义和政治上的主动权,莫斯科需要与欧洲和美国达成协议。如果按照冷战之后形成的不想妥协的习惯,那么西方将会轻率行事,并且要求获得一切。

| www.tsrus.cn/34491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全球事务中的俄罗斯》杂志主编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