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全球外交盘点:“恢复正常的一年”

2014年1月9日
【 字号:
据《俄罗斯报》报道,2013年或将被载入世界政治史册。各国外交官在动荡与混乱的背景下再次需要展现其能力,以达成一致、理解对方使用特定词汇的表述并实现双赢,换句话说,就是要达成令各方满意的妥协。
http://tsrus.cn/456355

扫一扫

制图:Konstantin Maler

这似乎是对外交工作的基本要求并且别无他法。但过去二十年来的情况并非如此。冷战结束后,两大阵营势均力敌、迫使双方采取行动时考虑共同利益的全球平衡机制消失了,胜利者获得了在长时间内以正确者自居、无需考虑其他各方反应的权利,尤其是在曾经的对抗以和平方式结束、胜利不是在战场上取得而是来自对手的自我解体的情况下。这更加强了胜者的道德与意识形态优越感,并清楚地反映在其对世界各地不断爆发的地区冲突的态度中。

此前,外部力量通常有其支持目标,并且作为仲裁与调停者,能迫使冲突各方达成妥协。然而,1990年后情况发生了改变,居主导地位的大国事实上决定了谁是冲突的过错方。从政治支持到波黑的外科手术式军事打击,直到在利比亚以政权更迭为目标的直接军事干涉,该大国运用各种手段积极支持其所认为的"正当"力量。相应地,在任何调停工作所必需的外交谈判中,议题已不再是如何结束冲突,而是"坏人"投降的条件。但这一模式2013年9月被终结。尽管美国一度曾高调宣布要对叙利亚实施军事打击,但它最终未能实现这一设想。具体原因有很多,但最主要的一条是力量结构发生了变化。美国及其盟友在国际事务中拥有压倒性的、毫无争议的优势的时代已结束。部分原因是美国和欧洲的内部问题,部分是由于中国影响力的增加和俄罗斯政治实力的恢复,还有部分原因是中等国家(土耳其、巴西、伊朗、印尼等)实力的增强。

普京当选全球最具影响力人物是否因对手太弱 》》》

国际体系已开始恢复平衡,过去行之有效的机制也相应地要得到恢复,这首先是具有"开放性结果"的艰苦的外交谈判,即不事先预设("好人"胜利的)谈判结果,而是通过利益协调和专业性的讨价还价达成结果。叙利亚的悲剧尚未结束,况且销毁化武的成功将如何转化为政治调停也不得而知。但去年下半年的经验显示:尽管存在这样或那样的技术和政治障碍,但只要有解决问题的愿意,就一定能解决问题。虽然九月份专家们还曾对俄方计划的可行性表示怀疑,但该计划目前已在逐步实施中。今年的其他重大事件也不同程度地确认了时代的更替或其更替的必要性。围绕伊核问题的死结本来看似只能通过战争解决,现在也突然现出了和平解决的曙光。当然,目前还只是宣布暂停,但这已经是巨大的进步了,因为此前事态曾不可动摇地朝着战争方向发展。

新趋势的另一个证明是年底时另一件引人关注事件的结束——米哈伊尔·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在德国政府的暗中努力下被特赦。撇开这一事件已被争论了十多年的本质不谈,应当指出,只有在各利益相关方用非公开的外交工作代替最后通牒和强硬的公开声明时,这一事件才有可能结束。正是这种外交努力带来了各方都满意的结果。一个反面事例是围绕乌克兰的矛盾。这里恰恰相反,各方不是寻找都能接受的模式,而是让一种不惜任何代价获取胜利的体育竞争般的狂热占据了上风。俄罗斯和欧盟的"基辅争夺战"再次证明这一拉锯战毫无意义。乌克兰是一个无法确定其地缘政治定位的国家,其发展只在一种情况下有可能,即两大强邻联手合作时,否则基辅只能摇摆不定并徒劳地试图左右逢源。目前,局势似乎已趋于平静,俄罗斯关于三方坐下来冷静讨论问题的提议有可能会在明年被接受。

提前展望未来甚至仅仅是下一年的事情并无意义,但我还是想冒昧地大胆预测,已出现的趋势会持续下去,因为它绝非巧合,而是反映了一个长期的新趋势。www.tsrus.cn/31191 |

需浏览俄文原文稿件,请登陆《俄罗斯报》网站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政治学家、俄罗斯外交与国防政策委员会主席团主席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