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观察:俄罗斯政府将帮助冶金业者度过危机

2013年12月16日
【 字号:
据《透视俄罗斯》报道,本月举行的有冶金业者参与的俄政府会议就该行业走出危机的出路问题进行了讨论,双方已就政府援助条件达成一致。
图片来源: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Press photo
图片来源: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Press photo
http://tsrus.cn/448813

扫一扫

俄国内冶金行业危机一方面是由于金属价格走低并持续下滑,另一方面则在于生产商债务负担沉重。梅切尔公司、俄铝联合公司和耶弗拉兹公司等俄国内几家主要冶金企业均处于行业危机的风口浪尖。去年上述企业在贷款上的平均支出为6-6.5亿美元。

会上对各企业承诺:对其重组给予协助、对其解雇员工给予帮助并进行联合融资以保全企业;此外,俄国有企业也应对冶金行业走出危机伸以援手,如可强制其只从国内企业采购原料,但这样原料价格或将高出国外同类产品15个百分点(在招标情况下)。

但同时,《透视俄罗斯》市场消息人士则指出:政府援助措施仍无法使各企业财务状况得到多大改善,只有国际市场需求增长才有助于其清偿债务。来自Brokercreditservice公司的奥列格·帕夫洛夫斯基(Oleg Pavlovskiy)指出,当前每吨130-134美元的价格要涨到近200美元才会有效。

危机源于何方?

目前,全球冶金行业都在经历困难时期。专家称,行业本身具有周期性,增长后定会下滑。"危机前各企业因对市场行情和需求预期过高而开足马力(生产)",金融集团Brokercreditservice分析师奥列格·帕夫洛夫斯基指出,"结果造成产能过剩的局面"。生产过剩则导致价格下滑,这在俄罗斯市场也有所体现:俄罗斯原料大部分出口国外,因此国外市场需求下降便会对俄形成打击。在此情况下应采取的合理措施是减产和裁员,但这在今天的俄罗斯却行不通。这位《透视俄罗斯》消息人士称,冶金企业就像一座规划完好的城市,而且俄罗斯人口流动有限,因此关闭工厂不仅会造成经济危机,还将招致民众抗议。

梅切尔公司系俄罗斯矿业及冶金企业,是一家集煤炭、铁矿石、钢铁和轧材生产于一体的联合企业,其最大股东是亿万富豪伊戈尔·久津(Igor Zyuzin)。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系俄罗斯铝业企业、世界最大原铝生产商,其最大股东是亿万富豪奥列格·德里帕斯卡(Oleg Deripaska)。耶弗拉兹公司则是俄罗斯最早的冶金企业,并购美国与乌克兰企业后成为一家集冶金和矿业于一体的国际纵向联合企业,系15家全球最大钢铁生产商之一。其最大股东为罗曼·阿布拉莫维奇(Roman Abramovich)。 

正在经历最艰难时期的企业中也包括伊戈尔·久津创立的梅切尔公司。除危机的经济方面原因外,该公司还存在政治方面的因素。五年前,时任总理的普京(Vladimir Putin)通过发表针对公司领导层突如其来的声明使公司资本大幅缩水,对其造成沉重打击。2008年,普京指责梅切尔公司在国外市场原料售价比国内低一倍。普京这一讲话发表后梅切尔公司的纽约证交所资本当即缩水37.6%。四天后,普京再次对梅切尔公司领导层提出批评,致使公司刚刚开始恢复增长的股价再度崩盘,仅四天内便下跌60%。

然而,时隔两年后的2010年7月,普京又对此前提出的批评表示懊悔。据梅切尔公司人士介绍,从那时起该公司在股市上遭遇了一段非常时期,股价呈周期性下滑,并于11月13日达到历史最低点——根据交易结果下跌了40%。梅切尔公司人士证实,目前其债务总额高达95.5亿美元,其中的58%系欠三家俄罗斯国有银行,22%欠外国银行,4%欠几家俄罗斯商业银行,另外还有16%的债务为债券方面负债。

自力更生

目前,梅切尔公司已成功从债权人处获得喘息机会。另外,公司还与主要客户(浦项、宝钢、沙钢等钢铁公司)签订了长期合同。然而,发挥主要作用的则应是抛售资产——此举可获利10亿美元。公司人事表示,"所有无利润或需大量投资才能实现盈利的资产均将被出售"。另外两家俄冶金企业,即德里帕斯卡的俄铝联合公司和阿布拉莫维奇的耶弗拉兹公司也在效仿梅切尔公司的做法。

政府与企业关系密切是俄罗斯经济的一大特点。大型企业都攥在与政府关系密切的寡头手中。然而,工业寡头与政府关系密切则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政府对他们的业务给予支持以换取其不参与政治并对国有项目投资,企业则可以获得政府订单以及危机情况下政府方面的保险。然而,《透视俄罗斯》消息人士指出,这种关系前景并不看好,因为寡头们宁愿将资产撤到境外而且不制定长期发展计划。同时,工业在俄罗斯不仅要发挥商业功能,还具有政治功效。它会给俄罗斯人带来稳定感:有工作和收入。一旦工厂倒闭,则会引发社会抗议,并且可能发展为具有政治性的行动。因此,俄罗斯政府对企业的需要程度要高于企业对政府的需要。政府则不愿对制度进行改变,而是选择对企业提供援助。www.tsrus.cn/30835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玛丽亚·卡尔瑙赫(Mariya Karnaukh)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