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鲁吉亚新政府选出 俄格和解对话将重新开启

2012年11月15日
【 字号:
期待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关系僵局实现快速突破并不切合实际,但有迹象表明,双方将正视矛盾并开启对话。
制图:Alexei Iorsh
制图:Alexei Iorsh

扫一扫

{***}

格鲁吉亚议会选举终于尘埃落定,国家最高代表机构和内阁组建完成。这一高加索国家的历史将由新任政府总理(由获胜的“格鲁吉亚梦想”联盟领导人比济纳·伊万什维利(Bidzina Ivanishvili)担任)和议会议长(专业律师、共和党领袖大卫·乌苏帕什维利(David Usupashvili))一同掀开新的一页。

谢尔盖·马尔科多诺夫(Sergey Markedonov)

格鲁吉亚国内政治格局已经发生实质性改变。新政府强烈表明希望对过去10年所遗留的政策进行修正。选举中胜出的“格鲁吉亚梦想”联盟代表已表示将重新修订有关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政策。同时,自2008年8月以来出现了希望与两个事实上已独立国家进行直接对话的首次呼吁。伊万什维利政府用一句比喻定义对苏哈米和茨欣瓦利的态度,即“除承认主权外,一切皆可谈。”

在议会选举过程中,“格鲁吉亚梦想”联盟代表曾多次指责对手联合民族运动党思想僵化,未能与俄罗斯建立起适当的关系。同时,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也一再指责伊万什维利与克林姆林宫之间的关系过密以及其过分关心俄罗斯的利益。

然而,选举已经结束,各种情绪也已消退,到了采取实际行动兑现竞选承诺的时候。不久前,重返政坛的格鲁吉亚新部长帕阿塔·扎卡列什维利(Paata Zakareishvili)表示:“成立新政府是实现与俄罗斯关系正常化的一次契机。”11月1日,格鲁吉亚政府新设立了对俄关系特使一职,担任该职务的是经验丰富的外交官和专家祖拉布•阿巴希泽(Zurab Abashidze),他曾于2000年至2004年期间担任格鲁吉亚驻俄罗斯大使。

然而,大家关注的是,伊万什维利政府到底能够在多大程度上履行竞选承诺以及在外交政策上进行怎样的重大改变?

在回答这一问题之前,需要预先说明一下。新一届政府和议会在外交领域推行任何举措都将会受到限制。首先,无论有多少人在报道萨卡什维利的竞选失败,但到2013年前他仍是国家总统,仍将继续管理总统府,其领导的联合民族运动党在议会中仍拥有65个席位,并不算少。同时鉴于媒体资源和国际关系,伊万什维利政府在做决定之前不得不全盘考虑,更何况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向莫斯科靠拢抱有强烈愿望。

{***}

其次,除在内政问题存在重大分歧以外,“格鲁吉亚梦想”与联合民族运动党这两大政治势力在许多其他问题上仍具有共识。这首先体现在对北大西洋和欧洲一体化前景的展望。在一些俄罗斯评论家的笔下,伊万什维利作为俄罗斯利益游说者的形象已根深蒂固。然而,事实真相并非如此。其所在的联盟各种势力共存,其中包括共和党。自上世纪90年代起,共和党人一贯反对格鲁吉亚加入独联体以及俄罗斯在格鲁吉亚境内驻军,同时支持格鲁吉亚加入北约和欧盟。该党提出这一立场时,米哈伊尔·萨卡什维利还名不见经传。后被伊万什维利招致麾下的爱德华·谢瓦尔德纳泽执政时期官员也曾作出不少使格鲁吉亚与北方邻国俄罗斯关系复杂化的行为。

选举胜利后,伊万什维利的首次正式会见便是与北约驻高加索和中亚特别代表詹姆斯·阿帕苏莱伊(James Appathurai)举行会晤。在竞选期间以及之后,伊万什维利及其团队也始终宣称将继续维持亲美与亲北约的政策。

第三,尽管民众对萨卡什维利不满,但也没有做好接受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将不再归属格鲁吉亚这一事实的准备。对通过以两个前自治区脱离格鲁吉亚的方式换取与俄罗斯交好一事,格鲁吉亚民众目前并不打算买账。任何一位政客,无论他是否有意与莫斯科方面和解,都应该考虑这一因素。因此,出于所有良好愿望,格鲁吉亚新政府都不急于废除《关于被占领土法》。

事实上,俄格双方均有意实现双边关系正常化。格鲁吉亚希望全面恢复与俄罗斯的经济往来。尽管雄心勃勃得宣布将按照西方模式进行市场化改革,但格鲁吉亚仍主要为农业国家。目前,50%的格鲁吉亚公民从事农业劳作,但其农业产值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8%。因此,对于格鲁吉亚农业和食品工业来说,现在是进入俄罗斯市场将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此外,安全问题也同样重要。俄罗斯在高加索地区的利益显而易见。最近在边境地区达吉斯坦方面发生的事件表明,在高加索边境地区存在第三股势力(极端伊斯兰分子),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均被视为其敌人。因此,俄格双方在这一方面协调合作十分有必要。

两国人文交流(大量格鲁吉亚人居住在俄罗斯境内)以及东正教教堂的相互关系也不容忽视。莫斯科东正教会至今为止仍承认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为格鲁吉亚东正教教区。因此,除两个相对独立的共和国外,俄格之间事实存在促使两国开启对话的特殊政治基础。

当然,期待奇迹发生或至少两国关系僵局迅速实现突破并不切合实际。然而,双方可以迈出更务实的步伐。两国能够不否认矛盾同时承认其存在,这在某种程度上已取得了现实的进展。讨论以及决议本身不应被视为对国家主权的致命威胁或对邻国利益的严重挑衅。

作者:谢尔盖·马尔科多诺夫(Sergey Markedonov),俄罗斯国立人文大学国外区域学和对外政策教研室副教授。, 美国华盛顿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客座研究员。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