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像头监看新举措 确保透明性改变民众生活

2012年3月6日
【 字号:
俄罗斯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但由此出现的新现象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大选让俄罗斯网民喜欢上了通过网络对投票过程进行监督,他们更是希望这种网络直播形式能够继续保持下去。

扫一扫


图片来源:webvybory2012.ru

墙上装饰着两张挂毯,沙发上放着一顶帽子,桌子上摆满了文件,周围是几把塑料椅子,旁边便是挂着帘子的小型投票间——这是车臣梅谢铎村一家普通民宅中的景象,而这一画面被网络视频播放出来后,吸引了大量在线监督总统大选投票过程的网民的关注。梅谢铎村没有学校,所以按照惯例临时投票站设在担任选举委员会主任的沙伊•尤努索夫(Shai Yunusov)的家中,到这里进行投票的选民进屋时还得脱鞋。晚上,车臣梅谢铎村沙伊•尤努索夫一家正在吃晚饭,他6个月的儿子爬到桌子下玩耍。他们没意识到,此时此刻可能正有成千上万的网民在关注他们。总统大选尘埃落定,人们的生活再次恢复平静。

如此庞大的摄像头网络是根据已在总统大选中获胜的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的提议而建立的。这些网络摄像头不仅在确保投票过程公开、透明方面发挥了基本性的作用,更向俄罗斯广大民众展示了祖国的疆域辽阔。选举前,网民只需登录webvybory2012.ru网站,成功注册后便可以通过网络摄像头监看俄罗斯全境的投票过程(大选当日,网站停止注册新用户)。3月4日当天共有250万名注册用户共享了从全国各地投票站发来的有趣镜头:看,这个小村庄的投票箱口太小,不得不用尺子把选票捅进投票箱;而在车臣的一个投票站中,选民正在跳列兹金舞;担任家乡切列波韦茨市投票站观察员的著名记者、社会活动家列昂尼德•帕尔菲诺夫(Leonid Parfenov)已经在摄像头下打了15分钟电话了等等。

选举前夕,有些网民甚至还通过网络摄像头看到了一些中学生蹦迪的画面。俄罗斯各个地区的选民还借助网络摄像头直播的机会与远在他乡的亲朋好友互致问候。直播的声音效果不好,所以人们用手机招呼朋友:“喂,快连到我们学校的摄像头上来,我冲你挥手呢。”还有选民将手机用网络摄像头连接起来,记录下自己进行投票的一刻。一位名叫“senism”的博主写道:“普京先生,请让这些摄像头一直开通着吧!这真有意思!很可惜,我家里的事情太多,没来得及看看楚科奇或者哈巴罗夫斯克那边的情形怎么样,但我看到了库尔斯沙嘴海边小村庄里,一位妇女正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等候选民。我还看到奔萨州的小超市里,人们在骂骂咧咧得讨论政治;另外,我还看大了已经15年没有回去过的母校。我们的国家真大!”

然而,这些网络摄像头并没有成为另一个“聊天轮盘”(Chatroulette-是由一个17岁俄国高中生创立的随机视频聊天网站),它们真正起到了监督投票过程的作用。比如,摄像头记录下了达吉斯坦某一投票站出现的大量重复投票的现象,以此为据,中央选举委员会取消了那里的投票结果,正是因为摄像头的存在,人们才会关注这个投票站,从而发现问题。当然,摄像头并未记录统计选票的全过程,一些阶段还是可能发生违规行为,但总的来说,摄像头使得这次选举变得更加透明。这期间也发生了一些误会,在对电子机票系统进行严格测试的过程反被一些博主错误得认定为重复投票。当时网民们很气愤,因为看到一个玩世不恭的男人在面无表情得将选票一张张突入票箱。面对这一投诉,中央选举委员会不得不向网名解释对投票箱进行检验的过程。

造价高达130亿卢布的大选监控系统建成时间之短创下了历史记录,同时它也成功得承受住了高负荷运行过程。俄罗斯通讯与大众传媒部部长伊戈尔·谢戈列夫(Igor Schegolev)对该系统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尽管有多多少少的问题出现,但是在投票站安装的摄像头中有99.3%的摄像头对整个投票过程进行了网络直播。据统计,该网站的日访问量高达5亿次。”

这一成功经验也引起国外同行的关注。欧洲议会议员、俄罗斯大选国际独立观察员(匈牙利政党“为了更好的匈牙利运动”党员,该党也简称尤比克党)贝拉•科瓦奇(Bela Kovacs)建议在欧洲议会选举时也适用网络摄像头进行监督,而欧洲委员会议会代表塔德乌什•伊文斯基(Tadeush Ivinsky)更是称俄罗斯选举中使用网络摄像头的之举为“世界奇观”。

除此之外,选举网络摄像头还是俄罗斯很多边远地区终于接通互联网,之前这些地方因通讯困难而难以监看。今后,这些摄像头将成为学校播放教育节目的工具。

作者: 《俄中评论》-弗谢沃洛德·普尔雅(Vsevolod Pulya)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