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r of the 1980 Olympic Games Krupskaya at a meeting of the 250th Infantry Regiment of the 28th Division before being sent to the front. Summer 1919. Alexei Venetsianov. ‘Harvesting. Summer’, Mid-1820s Embroidered ethnographic map of Russia Vasily Vereshchagin. Kyrgyz tent on the Chu River, 1869-1870 Wassily Kandinsky. ‘Composition 8’, 1923 Fyodor Sollogub. Illustration for ‘The Tale of the Golden Cockerel’, late 1880s–1890 People taking rest on a beach in Yalta, Crimea, 1910 "Suzdal: Eternal harmony of heritage and traditions"
俄罗斯的绣艺地图:针尖上的国家传奇 超越国界:俄罗斯艺术的全球足迹

荒野中的诗篇:俄罗斯绘画中的草原与游牧民族

跨越世纪的岁月长河,亚洲的游牧民族在昔日沙皇俄国的广袤土地上留下了他们的生活印记。如今,这些民族的后裔,例如独特的卡尔梅克人——作为欧洲大陆上唯一的佛教信仰群体,依旧在当代俄罗斯的土地上延续着他们的传统与文化。
来源: 作者:亚历山德拉•古泽娃(Alexandra Guzeva)

几个世纪以来,游牧民族一直居住在欧亚大陆北部广阔的大草原上(以及俄帝国境内)。显然,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文化在俄罗斯文化和艺术中也有所体现。正是游牧民族发明了羊毛和毛毡,率先驯化了马匹,食用发酵奶制品,并让俄罗斯人习惯了这一切。

俄罗斯从蒙古人那里继承了很多东西,在俄罗斯南部的顿河河口发现了不同游牧民族的生活痕迹。自然,游牧民族丰富多彩的生活几百年间也一直吸引着画家和探险家。

德米特里·扎采平,《 锡尔河地区(俄帝国)的阿尔泰-库杜克站》(Alty-Kuduk station in Syr Darya Region (Russian Empire)),1880年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德米特里·扎采平(Dmitry Zatsepin)上校曾在突厥斯坦度过20多年的时光。这一中亚大区早在19世纪就成为俄罗斯帝国的一部分。扎采平对当地的生活和文化进行了研究,并编写了一本收录数百幅关于该地区生活素描的民族画册。锡尔河地区目前属于乌兹别克斯坦的领土。

德米特里·扎采平,《挤马奶制作马乳酒》(Milking a mare for koumiss),1875年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中亚的游牧民族是最早驯养马匹的民族之一。正是他们发明了用马奶制作低酒精发酵乳饮料的马乳酒。

弗拉基米尔·法沃尔斯基,《 歌手明扬》(Singer Mingyan),1939年

 / Public domain / Public domain

1940年,画家弗拉基米尔·法沃尔斯基(Vladimir Favorsky)为卡尔梅克民间史诗《江格尔》的俄文译本绘制了插图。这幅画描绘的是英雄之一明扬(Mingyan)。用现代语言来说,他是真正的性感象征。请看画作背景中的姑娘们是如何跳舞的,她们的眼睛又是如何只盯着他看。画家在描绘这位英雄时写道:“女人看到他时不可能不动心,她们的腰带会解开,胸前的纽扣都会脱落。”

娜塔莉亚·冈察洛娃,《盐柱》(Salt pillars),约1910年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先锋派画家娜塔莉亚·冈察洛娃(Natalia Goncharova)多次以斯基泰的石人为创作对象。她经常利用原始的古代雕塑形象来讲述圣经故事。她的作品《盐柱》的灵感来自罗特的传说,后者是上帝毁灭所多玛(Sodom)和蛾摩拉(Gomorrah)时唯一的幸存者。在故事中,罗特的妻子回头看了一眼燃烧的城市,变成了一根盐柱。然而,冈察洛娃把所有的英雄都变成了雕像,定格在索多玛和蛾摩拉熊熊燃烧的废墟背景中。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理解了西方所能给予我的一切......现在,我的道路通向了所有艺术的源头——东方。”画家说道。

帕维尔·库兹涅佐夫,《草原上的海市蜃楼》(Mirage in the steppe),1912年

 / 俄罗斯博物馆 / 俄罗斯博物馆

象征主义画家库兹涅佐夫(Pavel Kuznetsov)常被誉为“东方的鸣禽”。他最有名的作品创作于1910年代,描绘了中亚、神奇的大草原以及时常出现的光学幻觉。

米哈伊尔·布卡尔,《蒙古包和教区管理者一家》(Yurt & family of a parish administrator),1872年

 / Public domain / Public domain

1872年,奥伦堡摄影师米哈伊尔·布卡尔(Mikhail Bukar)向未来的亚历山大三世皇帝赠送了一本名为《奥伦堡地区类型摄影图片集》的画册。画册中包含了不同民族(巴什基尔人、吉尔吉斯人、卡尔梅克人、鞑靼人)及其生活方式的照片。照片用水彩颜料上色,显得更加真实。

瓦西里·韦列夏金,《吉尔吉斯富人蒙古包内部》(Interior of the yurt of a rich Kyrgyz),1869-1870年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韦列夏金(Vasily Vereshchagin)以其擅长的战斗场景画和“突厥斯坦系列”而闻名,他的作品以纪实的方式准确地反映了中亚人民的典型生活方式。然而,现代专家称,画家在这幅画中犯了一个错误。在蒙古包中,按照传统,门的右半边属于男性,但韦列夏金画的却是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

瓦西里·韦列夏金,《楚河上的吉尔吉斯人帐篷》(Kyrgyz tent on the Chu River),1869-1870 年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游牧民族赶着骆驼、绵羊和马群在春夏两季北上,秋季南归。在旅途中,他们会逐水草而居,在那里搭建蒙古包。搭建这些临时住所通常是妇女们的工作(尽管非常复杂,但也只需要大约4个小时)。首先,要安装一扇门,在门的周围安装木格子框架,然后在顶部铺上毛毡和羊毛织物。

瓦西里·韦列沙金,《吉尔吉斯女孩》(Kyrgyz Girl),1873年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 国家特列季亚科夫画廊

根据一种说法,在这幅素描中,一位妇女抱着躺着孩子的摇篮。韦列夏金准确地描绘了她长袍上的复杂花纹。顺便说一句,游牧民族的牛主要是运输工具,用作役畜。出于某种原因,他们更喜欢喝羊奶。

克里斯蒂安·戈特弗里德·海因里希·盖斯勒,《游牧的卡尔梅克人》(Nomadic Kalmyks),19世纪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 俄罗斯国家历史博物馆(State Historical Museum)

这位有着德国血统的雕刻家(Christian Gottfried Heinrich Geisler)曾作为画家多次参加俄罗斯南部进行探险,并留下了多本民族画册。这幅画描绘的是一座卡尔梅克村庄,村里有蒙古包、小木屋、骆驼和马车。盖斯勒详细描绘了蒙古包的建造过程。

2024年4月9日至9月9日,国家历史博物馆举办《荒野:迁徙不止》(Wild Field. In Perpetual Motion),观众可以这些绘画作品和表现游牧民族生活的真实文物。

本文由《Russia Beyond》编辑部即TV-Novosti自治非营利机构项目准备 

相关阅读:超越国界:俄罗斯艺术的全球足迹
普希金笔下的世界:20幅插图展现文学巨匠的创作精髓

|www.tsrus.cn/680559|

2024年6月25日
标签: 传统俄罗斯生活画家作品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