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lentina Tereshkova and Andriyan Nikolayev Sochi and Caucasus VEF Exhibition baes-5 Tverskaya Karelia Norilsk Putin weekend metro_ifrah4 Vladimir Makovsky
为庆祝俄罗斯中国友好协会周年纪念而举办了展览会 最后的卡累利阿人:人口少却无比骄傲的民族

“破坏性”原子能正在逐渐向“和平”转变 造福人类

目前,世界能源供应约有15%来自核能。具有“破坏性”的原子能正在逐渐转变为“和平”核能,为人类造福。
来源: 费奥多·杰尔科夫(Fedor Telkov)
baes-1
向下滚动查看更多

Fyodor Telkov

在俄罗斯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州,10%的电力由别洛亚尔斯克核电站(Beloyarsk)产生。核电站距离叶卡捷琳堡45公里,而距离对外封闭的扎列奇内(Zarechny)镇仅3公里。
baes-2

Fyodor Telkov

大多数人都畏惧核能。每个人都记得核事故及其造成的可怕后果。然而,时代变了,科学在不断进步,核能也在不断被驯服。
baes-3

Fyodor Telkov

核电站的工作人员与扎列奇内镇的居民对此并不担心。对他们而言,核电站就像是太阳一样,是生命之源。
baes-4

Fyodor Telkov

这座镇子及核电站与当地地貌形成紧密的有机体。因此,拍摄这部摄影机的主要目的旨在展示原子能“被驯服”的过程,使这个可怕地方成为人们的家园。
baes-5

Fyodor Telkov

然而,核电站的工作人员真得不害怕吗?不同职位、不同职业和不同年龄的人们对这一问题给出了自己的回答,其中有些人还曾参与第一座核反应堆的建造。拥有56年工作经验的瓦列里·普利萨卡尔(Valeriy Prisakar)说道:“我们从没对核电站是否危险的问题想得太多。”
baes-6

Fyodor Telkov

78岁的尼古拉·库利科夫(Nikolay Kulikov)是热自动化和仪器仪表部门主管,拥有42年的工作经验。他说:“在大学毕业那年,我们很紧张自己会被派往哪里上班。不过,我那时很年轻,也很傲慢,所以就问:‘别洛亚尔斯克核电站的负责人是谁?’他们给了我涅夫斯基(Nevsky)的电话,他后来成为核电站的主任。他请我来这里,还承诺给我一套公寓。”
baes-7

Fyodor Telkov

别洛亚尔斯克核电站是俄罗斯第二大核电站,仅次于西比尔斯基核电站(Sibirsky)。它自1964年开始运转,目前,三座反应堆中的两座已经停止工作,处于卸载核燃料和长期保存的状态。
baes-9

Fyodor Telkov

77岁的米哈伊尔·杰里奇科(Mikhail Telichko)是核电站的首席工程师,自1977年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他还发明了SOS识别系统。
baes-8

Fyodor Telkov

BN-600发电机组是世界上最大的快中子反应堆发电机。目前,别洛亚尔斯克核电站所使用的就是该机组。
baes-10

Fyodor Telkov

23岁的叶莲娜·尼古拉耶娃(Elena Nikolaeva)自2014年起就担任核电站的3级净化员。她说:“起初很有趣——我一位我会亲眼见到反应堆。不过,过了一年我都没有见过它。于是,我们决定报名旅行团去参观。”
baes-11

Fyodor Telkov

使用BN-800快中子反应堆的第四个核动力装置正在建设中,并将很快投入运行。
baes-12

Fyodor Telkov

63岁的米哈伊尔·加鲁斯特(Mikhail Garust)是一位钠控工程师。自1977年起来,他一直在这里工作。他说:“如果你害怕,就不应该在这里工作。”
baes-13

Fyodor Telkov

核能是最年轻的产业之一,而核能管理技术也在不断完善。
baes-14

Fyodor Telkov

42岁的伊莉娜·基里亚诺娃(Irina Ziryanova)是一位化学水处理工程师,自2004年以来一直在这里工作。她说:“刚来这里的时候,我吓坏了,但后来就习惯了。”
baes-15

Fyodor Telkov

具有“破坏性”的原子能正在逐渐转变为“和平”核能,造福人类。目前,世界15%的能源供应来自核能。
2017年9月5日
标签: 社会核能平民生活

阅读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