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局势乱象丛生 俄方立场发生微妙变化

2014年7月22日
【 字号:
据《透视俄罗斯》报道,俄罗斯最近几周在中东局势问题上采取了看似消极的立场。俄方称,与其他区外国家不同,俄罗斯的国家利益需要该地区的局势稳定。
制图:塔季娅娜•佩列雷吉娜
制图:塔季娅娜•佩列雷吉娜
http://tsrus.cn/456441

扫一扫

俄罗斯缘何支持塞西政权?

俄罗斯的消极态度引起了某些分析人士的疑惑,尤其是考虑到叙利亚事件后,中东国家期盼着莫斯科重返本地区的事实。"我们在叙利亚问题上向阿拉伯世界展示了我们将保护合作伙伴的决心,顺便也告诉所有人,我们有能力阻止美国蓄势待发的侵略。特别是对埃及、也门、伊拉克和黎巴嫩来说,该公关活动非常成功。俄罗斯的行动令许多阿拉伯国家倍受鼓舞。"俄罗斯"高等经济学校"大学高级讲师、阿拉伯问题专家列昂尼德·伊萨耶夫(Leonid Isaev)说。俄罗斯全力支持埃及新总统塞西。与西方国家不同,俄罗斯未积极反对塞西将军推翻穆尔西的行动,并且是未对埃及判处近千名伊斯兰主义者死刑的行动表示反对的少数国家之一。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说:"我相信,拥有上千年智慧和丰富的历史与文明遗产的埃及人民有能力不依靠外部力量的介入对包括穆斯林兄弟会在内的各种组织在社会中的角色与地位问题作出适当的决定。"

俄罗斯的友善表示有几个原因。首先,俄方已与埃及新政权建立起了经济合作关系,双方早在今年二月份就草签了总额超过三十亿美元的军备采购合同。"我们在这一领域有着共同的利益",列昂尼德·伊萨耶夫说,"埃及欲减少对美国的军事依赖。此外,塞西还有其个人利益。他在政治上是个新人,试图利用莫斯科的支持实施不依赖于军方的独立政策,而后者非常依赖于华盛顿。同时,俄罗斯视塞西将军为可信赖的人,并能在阿拉伯事务尤其是叙利亚问题上得到其支持"。其次,莫斯科对埃及新政权的世俗性质、其打击极端伊斯兰主义的表现以及塞西关于实施某种现代形式的纳赛尔主义的声明赞赏有加。"这一意识形态对俄罗斯来说清晰易懂。此外,提到纳赛尔的名字,俄罗斯上层人士都有怀旧情感。俄老一辈中东问题专家都记得,我们在纳赛尔当政时期同埃及的关系最友好。这种情感也传递到了克里姆林宫。"莫斯科卡耐基中心"宗教、社会与安全"项目联席主席阿列克谢·马拉申科(Aleksey Malashenko)介绍说。

最后,俄罗斯与塞西总统保持良好关系还是为了获得重返利比亚的机会。当然,目前根本无从谈起对利比亚的任何战略计划。利比亚已不再是一个国家,那里的权力分裂已达到灾难性程度。"这片俄罗斯公司曾经工作过的富含油气的领土,现在已完全被极端主义者和伊斯兰主义者所控制",阿列克谢·马拉申科说,"在出现一个强有力的国家领导人之前,那里的局势不会稳定,并且不排除这个领导人有亲埃及倾向。目前,穆斯林兄弟会成员正大批从埃及逃往利比亚,希望在那里积蓄力量东山再起。这样,开罗有可能与的黎波里达成协议,让塞西帮助世俗民族主义者在利比亚恢复秩序"。

俄在巴以问题上的立场发生微妙变化

俄罗斯在加沙问题上也持相对中立的立场,对加沙地带冲突的参与仅限于准备撤离本国侨民。巴勒斯坦领导人多次请求俄罗斯至少在在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声明以示支持,但俄方一直予以回绝。"巴勒斯坦人至今认为,作为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应当在很大程度上偏向巴勒斯坦。但俄罗斯政府的态度已经发生改变,因为普京本人对以色列抱有好感,还有就是以色列对俄罗斯的意义要比巴勒斯坦重要得多。巴勒斯坦并不统一,那里绝非只有一个哈马斯,也不光是世俗民族主义者,以色列则无论如何都会存在。"阿列克谢·马拉申科说。此外,俄方的沉默还有可能是普京与不久前访俄的阿巴斯达成协议的结果。"因为轰炸加沙不仅对以色列有利,对法塔赫也有利,而且很难说谁对此更感兴趣",列昂尼德·伊萨耶夫说,"是的,法塔赫与哈马斯组建了民族团结政府,但他们只是由于这样能在阿拉伯世界赢得政界支持才走出了这一步。阿巴斯不可能公开反对哈马斯,因为那样巴勒斯坦人民对其不会理解。借以色列人之手铲除异己,对他来说非常有利"。俄罗斯无须为此受到良心的谴责。俄方与哈马斯的关系本来就很复杂,尤其是在哈马斯领导人拒绝支持巴沙尔·阿萨德之后。正因如此,法塔赫才是我们与其谈判的巴勒斯坦唯一代表。

| www.tsrus.cn/35765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格沃尔格•米尔扎扬(Gevorg Mirzayan),俄罗斯科学院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研究员、《专家》杂志记者, 俄罗斯科学院美国与加拿大研究所研究员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