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美摒弃前嫌立足现在才能利于国际争端解决

2014年7月29日
【 字号:
【《透视俄罗斯》消息】 纵观冷战之后的俄美关系发展史,双方之间的关系从未跌至今天这样的低谷。我们可以长久而激烈地争论关于谁、如何以及为何使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关系发展至如此地步的问题。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需要明白,俄美关系的这种状态会为两国和整个世界带来什么。大概,这些结果正在随着目前的乌克兰危机开始显现。
制图:Dan Pototsky
制图:Dan Pototsky
http://tsrus.cn/456443

扫一扫

看上去,乌克兰悲剧应成为促使现代欧洲和世界政治进行重要反思并寻求新方式确保国际安全的强大动力。要知道,任何重大危机都是进行革新的时机,是改变思维和政治模式的催化剂。

遗憾的是,这一普遍原则目前在乌克兰无法行得通。当我们观察美国对乌克兰问题进行辩论时,就会得出上述结论。虽然关于乌克兰危机的成因、发展以及可能造成的后果存在各种各样的看法,但美国政界和学术界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几乎完全集中在两点上。首先,对俄罗斯实施制裁进行热烈讨论;其次,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美国政治和知识精英无论如何要说服自己以及合作伙伴,解决重大国际问题时,没有俄罗斯的参与,美国也完全能够做到。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华盛顿式的讨论与我们莫斯科对乌克兰危机问题的讨论有着惊人的相似。一方面,我们试图一次又一次证明,我们不惧怕任何制裁;另一方面,报纸和电视又在不断解释说,天无绝人之路,即使将俄美合作程度降至最低,俄罗斯也不会遭受太大的损失。

在这场隔空对阵中,很难找到能够解决危机的新想法和创新建议。不过,却很容易能发现冷战时期的陈词滥调和刻板观念。重拾过去时代的幻影和恐惧,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讲都可以归结为任何一次严重的国际危机都必然出现的情绪起伏。然而,不幸的是,负面的政治言论可能转变为政治事实。眼下我们已经看到,俄美合作遭到冻结,各层面所达成的协议均被中止,本来并不稳固的俄美双边合作大厦正在倒塌。

首先,在危机期间尽量减少与对方沟通的想法似乎很荒谬。相反地,危机时比以往更需要进行对话。如果不开展对话,即使在理论上也无法就任何事情达成一致。此外,不仅需要进行总统或外长级别的对话,还需要加强双方各部门和机构中较低级别官员之间的对话。需要议会和独立分析机构进行对话,也需要媒体、民间机构和私营领域之间展开对话。在各种平台上进行密集对话的框架下,有可能找到切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而这些方案并非总是出现在各国国家元首和部长之间无法回避的短暂会面和电话交谈中。

至于有关俄罗斯没有美国或者美国没有俄罗斯都能够过得很好的说法,显然有必要搞清楚"过得好"意味着什么。当然,我们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不对彼此起决定作用。显而易见,克里姆林宫和白宫之间缺乏战略互动不会自动导致核战争爆发。所有人对此早已心知肚明,在现代多极世界中,"莫斯科-华盛顿"轴心已不再发挥其曾经在上世纪下半叶发挥过的核心作用。

尽管如此,但几乎没有人会否认,俄美合作关系冻结会在很大程度上为许多国际问题的解决制造障碍,甚至导致其中一些问题无法得到解决。其中,包括地区性危机以及核不扩散,打击国际恐怖主义以及打击贩毒,太空探索以及北极国际合作。虽然乌克兰危机很严重,但其并不是国际关系中唯一重要的事情。让国际社会中的一个事件就直接决定俄美关系的发展,这至少是缺乏远见的。

任何危机都是对所有参与者的考验。所有各方是否拥有足够智慧避免自绝后路,不是屈从于一时意气并能预见到战术胜利或失败之后的长期前景?我非常希望俄罗斯与美国能够以最小的代价通过这场考验——无论对自己还是对世界其他地区来说。

| www.tsrus.cn/35959 |

本文为《透视俄罗斯》专稿

作者:伊戈尔•伊万诺夫(Igor Ivanov), 俄罗斯前外交部长,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