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遇或威胁论决定俄外交方向 梅普观点存差异

2012年7月21日
【 字号:
与两年前时任总统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做法相同,上周俄罗斯现任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对国家驻外大使和代表也发表了讲话。然而,两者讲话内容存在明显差异。
作者:Niyaz Karim
作者:Niyaz Karim

扫一扫


两年时间并不长,梅德韦杰夫与普京均多次表示两人是最亲密的伙伴,志同道合,但如果比较两人对驻外大使和代表的讲话,即梅德韦杰夫于2010年发表的讲话和普京于2012年发表的讲话,可以得出如下结论:在这段时间内世界局势发生巨大变化,或者两位政治家对世界局势的观点已截然相反。


两年前,梅德韦杰夫曾乐观得确信:“在国际舞台各种尖锐矛盾共存的情况下,今天仍可以感受到各方协调关系、建立对话和减少冲突的愿望”。然而,普京则悲观得表示:“国际关系日趋复杂……我们无法将其定义为平衡和稳定的关系,相反,紧张和不确定因素越来越多,而令人遗憾的是,尽管信任和开方态度依然存在,却经常遭到遗弃。”


梅德韦杰夫曾于2010年时表示:“国际金融危机迫使我们所有人联手寻找新的改革途径,这不仅针对国际金融机构,而且也针对世界整体秩序。当然,这里指的是平等的相互协作原则,以及在普遍国际法原则的坚实基础上理顺自由国家间的相互关系”。然而,普京则于2012年指出:“各种转移风险影响世界经济,贸易保护主义成为常态……我们很多的伙伴只关注自身安全,却忘记如今的时代一切都是相关关联的。克服全球经济危机的可靠方案尚不可知……前景越来越令人感到担忧……资源争夺战日益激烈,并伴随着原材料和能源市场的异常波动。”


梅德韦杰夫在2010年看到的机遇和前景,普京在2012年都将其视为威胁和会引起担忧的因素。难道世界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已变得如此危险?还是两人视角各有不同?两种原因都存在。


不可否认,世界局势正在日趋恶化。2010年7月,梅德韦杰夫在外交部会议上发表纲领性讲话,由此俄罗斯外交方针作出重大调整。同时,欧洲已陷入债务危机的泥沼而不能自拔,危机始终在不断加深。“阿拉伯之春”遍及整个中东地区,伊朗问题日趋尖锐。北约的干涉导致多个国家政权接连更迭,阿富汗和平的到来变得遥遥无期,亚洲局势紧张程度升级,而美国单极政策也没有呈现减弱的趋势。然而,这些情况此前长期存在,因此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在2010年表现出来的乐观令许多人大跌眼镜,他的预测也与不少专家观点相悖。


其间的区别在于出发点不同。梅德韦杰夫从俄罗斯内部发展的角度出发,在周围寻求可促进步的因素,而普京则恰恰相反,他从世界整体局势出发,得出了外部事件会影响俄罗斯内部进程的结论。换句话说,普京借助于文学类比的方法,使用夏洛克·福尔摩斯(Sherlock Holmes)的演绎推理得出结论,即以众多线索为基础恢复犯罪过程全貌,以此推断犯罪者何人。对普京来说,线索就是发生在世界各地的冲突、危机和灾难,而全貌则是不稳定、失控,同时又充满侵略性和恐慌的国际环境。普京曾在外交部的讲话中对国际局势略有提及,而在总统大选过程中通过发表有关外交政策的文章对其又进行了详尽的阐述。此外,所谓的罪犯(说好听些就是指演员,时下的主要出场人物)就是那些因自己的鲁莽行为使本已糟糕透顶局势雪上加霜的世界主要大国。普京表示:“难道那些总是到处挑起事端、发射导弹的国家做得就好,而那些建议进行谨慎对话的人反而做错了?”


普京目前所固有的反西方情绪与其第二次担任总统时的表现完全不同。当时,他极具攻击性,正如他所说的:“西方对俄罗斯的想法与利益置若罔闻,那我们就迫使你们听取我们的意见,并重视我们的利益。然而,现在却质疑声四起——你们到底在做什么,所有的事情都越来越糟……并不是针对俄罗斯,这已是普遍情况”。普京在不断地提醒西方,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每一个行为都会引起一定的结果。也就是说,承认本正式属于某国的一部分领土独立会导致这成为今后争相效仿的先例,而无力颠覆独裁者政权则会引起不可预知的一连串地缘政治变化。通过线索可以探明案件全过程,而这一过程又可以确定罪魁祸首。


虽然,俄罗斯自由社会阶层已不再是德米特里·梅德韦杰夫的支持者,但是比较其与普京讲话内容可以表明,俄罗斯的第三任总统是一名真正的自由主义者,至少在国际关系方面是如此。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他认为外交政策取决于国内政策,并应该服务于国内政策。2010年讲话的大部分内容都在阐述推进现代化和创新的必要性,而俄罗斯的外交官应该对这些进程的基本方向有充分的了解。梅德韦杰夫当时曾指出:“我们应该确定与哪些国家开展合作对俄罗斯发展相应的技术以及向地区和全球市场出口俄高科技产品更有利”,而他在外交政策中提出的第二个任务为“强化俄罗斯民主和公民社会体制。我们必须在世界各地,但首先应该在俄罗斯国内推动建立人性化的社会制度。”


这种做法标新立异。毕竟自古以来外交界一直在寻求一个主要问题的答案,即战争与和平,而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才是外交官对本国成功发展所做的最重要的贡献。然而,将“民主”和“人性化”的概念引入外交政策则是纯粹的自由主义方法。普京则是典型的现实主义者,特别是与梅德韦杰夫相比。对普京来说,最重要的是结构性因素,以及能够决定一国行为的国际体系。然而,有时这些使他们无从选择。力量平衡(如今还提到的“软实力”)和成为独立自主国家的能力,即不牺牲主权,这是普京最看重的。他在讲话中也曾多次提及市场和技术(“现代化”一词从未被提到),但都被严格限定在实际应用领域,这一点上与梅德韦杰夫不同。普京表示:“在国际市场中努力帮助我们自己的企业”,“毫不迟疑得推广军事产品,利用世贸组织机遇为鼓励商业发展而取消与欧盟的签证制度……这并非是一种策略(普京丝毫不相信,这当今社会中这一点在原则上是可能的),而是一种增加机会同时积蓄力量的战术,因为缺乏这种战术,在现代社会将毫无机会可言。”


此外,两位总统分别于2010年和2012年发表的讲话内容间还存在着其他的差异。例如,梅德韦杰夫倾向于将亚洲视为优先发展方向,而普京则更重视欧洲,但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然而,两位总统讲话内容有一点相同,即他们都认为俄罗斯是全世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俄罗斯的外交政策与孤立主义或对抗无关,但规定俄罗斯应融入全球一体化进程”,这句话更像出自梅德韦杰夫之口,但却是引自普京的讲话。在全球化过程中,梅德韦杰夫看到的是机遇,而普京看到的则是威胁,但一切皆有可能。这其中正是包含了形成经常被提及的俄罗斯外交政策连续性的主要原因。


改编自《Ogoniok》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