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偏执与不合理期望 专家深度剖析反美情绪

2012年2月16日
【 字号:
最近,俄罗斯博客上的反美情绪可以说甚嚣尘上。俄副总理德米特里•罗戈津(Dmitry Rogozin)表示,近年来俄罗斯发生的太空事故中,“福布斯-土壤”火星探测器发射失败的原因被归结为美国雷达站发射信号所致。民众普遍对此反响强烈:“我们就知道,他们难辞其咎”!然而事实上,事故原因并非如此,而俄罗斯民众却轻易相信了。
图画:Niyaz Karim
图画:Niyaz Karim

扫一扫

美国政府应该重视俄罗斯的反美情绪,要知道俄罗斯可能是世界上仅存的、还相信美国是头号强国的国家。大家都在谈论单极世界的结束,美国影响力正在削弱,以及美国必须学会如何抑制野心等等,而俄罗斯却对此并不感兴趣。俄罗斯的媒体普遍认为,美国依旧在操纵世界局势。欧洲陷入债务危机,根源在于美国要保护美元的优势地位,所以需采取措施“消灭”竞争货币。另外,俄罗斯因抗议国家杜马选举舞弊行为而举行的多次游行示威活动也被认为是美国意图发动颜色革命,在俄罗斯建立傀儡政权的阴谋。就连莫斯科出现异常炎热的天气也被归咎为美国在搞鬼。一年前,中东地区开始“阿拉伯之春”之后,俄罗斯国内反美情绪异常高涨。在媒体对该话题进行的访谈节目中,约有三分之二的嘉宾都认定,华盛顿一手策划了中东地区的动乱局势。尽管人们无法解释美国政府这样做的理由,但是却总能创造出证据来支持这一观点。世界各国都存在反美情绪,然而对一个标榜道德至上,又会通过武力手段保护本国利益的世界强国来说,不遇到来自外界的不满和谴责反而是怪事。发达的美国在各领域都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于是人们在抨击美国的同时还是愿意到那里学习、生活和工作。

世界范围内,俄罗斯并不是反美情绪最严重的国家。根据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0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俄罗斯对美国持有好感的人(44%)的比例要远高于比土耳其(14%)、巴基斯坦(16%)、约旦(25%)、埃及(27%)和阿根廷(38%)等国,而在名义上,这些国家还是美国的盟友或关系密切的合作伙伴。

同时,俄罗斯反美情绪的程度还无法与法国左翼知识分子那种真正的、深层次的反美主义相比。他们对美式生活习惯和行事风格的摒弃根植于自己的信仰,他们认定法国文化的优越性,而俄罗斯的反美主义则源于冷战失败所产生的自卑感。1991年苏联解体为民众带来的内心创伤与他们潜意识的愿望交织在一起。他们希望俄罗斯能够像美国一样,但内心也明白这个目标无法实现。全球性对抗的结束从根本上摧毁了俄罗斯的国际地位,美国几乎继承了苏联失去的一切。尽管如果苏联在冷战获胜,也会这么做,但俄罗斯公众和政治阶层至今还没能真正接受这一事实。

平心而论,长期的反美情绪是导致俄罗斯国内批评美国政策的主要原因,然而确实也有足够的理由对其予以批评。美国所谓“自由灯塔”的理念使它对世界所有国家的事情指手画脚,并要求别国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同时,美国政策又极其教条,即使在道义上也并不是无可指责的,其言行之间的差距之大令人震惊。

美国是独特、复杂,同时也很矛盾的国家。然而它应该明白,两个同样巨大,却完全不同的国家的利益不可能相互符合,战略竞争是正常且自然的事情。美国是世界强国,在国际社会中的作用举足轻重(至少暂时是这样),而且在与他国的伙伴关系中不断寻求主导地位。然而,或妖魔化美国,或对美国病态的痴迷、或恶意回击美国言论等冷战思维依旧停留在一些老年参议院的头脑中,这也反映出根植在俄罗斯错乱的政治意识中的恐惧和复杂心态。

几年前,美国学者安德雷•施莱弗(Andrei Shleifer)丹尼尔•特莱斯曼(Daniel Treisman)曾发表过一篇关于俄罗斯的文章,题为《一个正常的国家》,引起轩然大波。他们试图证明,尽管俄罗斯有很多独特之处,但是苏联解体后,它的发展仍处于可预见的范围,不应该对其抱有幻想或持宿命论的观点。现在,俄罗斯也应该以同样的题目撰写一篇关于美国的文章,这将会帮助俄罗斯人摆脱偏执和对美国不合理的期望。

摘自俄新社

作者:费奥多尔•卢科亚诺夫(Fyodor Lukyanov), 《全球政治中的俄罗斯》(Russia in Global Affairs)主编

文章中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编辑部立场。
《透视俄罗斯》网站及其所有方《俄罗斯报》拥有网页发布所有信息和资讯的完全版权。未经过《透视俄罗斯》网站编辑书面同意禁止转载。联系邮箱:info@tsrus.cn